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园地 浏览正文
故乡啊故乡(歌词六首)

文/ 石启荣

我是一朵飘泊的云


我是一朵飘泊的云,
久久徘徊在故乡的天空,
我的血脉连着村前的小河,
我的梦里夜夜溪水丁冬,
多么想化成一串雨滴啊,
去斟满故乡喜庆的酒盅。


我是一朵飘泊的云,
轻轻投影在故乡的水井,
我的耳边回荡大地的呼唤,
我的心头掠过深深的感动,
多么想化着一阵清风啊,
去亲吻故乡灿烂的笑容。


哦,我是一朵喜欢流泪的云,
不为别的,只为思乡情浓;
哦,我是一朵万里奔波的云,
不为别的,只为寻根归宗。


梦中的故乡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一条幽幽的小巷,
幽幽的小巷深处,
走来我的亲娘。
小巷牵着她的拐棍,
夕阳映照她的脸庞,
亲娘呼唤着远方的游子,
泪水打湿她的衣裳。


在那遥远的故乡,
有一棵古老的黄杨,
古老的黄杨下面,
伫立我的亲娘。
晚风吹动她的白发,
牧笛诉说她的忧伤,
游子心头飘来一片雨云,
泪飞打湿我的帆樯。


啊,遥远的故乡,
你在游子心上;
啊,梦中的故乡,
何时回到你的身旁。


乡音


你是一只杯子,
斟满故乡的酒香茶浓;
你是一个罗盘,
连接故乡的南北西东;
你是一块胎记,
记录故乡的前尘往事;
你是一张鱼网,
捕捞故乡的暮鼓晨钟。


噢,乡音,乡音,
你是二十四番花信风,
守候在新春,相伴夏秋冬。


噢,乡音,乡音,
你是八千里路云和月,
飘泊在驿路,圆缺在梦中。


永远的故乡


窗前洒满缠绵的明月光,
在每一缕刻骨相思无语惆怅;
枕边流过奔腾的扬子江,
在每一帘寂寞长夜孤独梦乡。
啊,故乡,永远的故乡,
你就是那盏高挂窗口的灯笼,
风里雨里,照亮儿女深情的眺望;
你就是那条魂萦梦绕的哈达,
千里万里,系在游子远行的帆樯。


天边传来如潮的蛙鼓声,
在每一季稻花香里青草池塘;
远方摇曳苍翠的银杏树,
在每一座袅袅炊烟美丽村庄。
啊,故乡,永远的故乡,
我就是那只离乡背井的青蛙,
风里雨里,多么想加入你的合唱;
我就是那枚随风飘零的银杏叶,
千里万里,多么想为你捎去清凉。


故乡的老井


月亮坐在井台梳妆,
妆镜闪着青铜的幽光,
一枚顽皮的石子,
搅乱了谁的心房?
井水泛起涟漪,
山歌绵延悠长,
好美好美的故事,
听得人热泪盈眶。


太阳坐在井台纳凉,
清风追寻逝去的时光,
树上知了声声唱,
故乡变了模样。
岁月匆匆前行,
井水依然清亮。
好长好长的坚守,
老井不改衷肠。


我爱故乡银杏树


少小离故乡,
悠悠思念长,
难忘村头银杏树,
根深叶茂沐春光。
树上鸟声欢,树下捉迷藏,
最是八月秋风起,
摇动银杏分外香。
啊,我爱故乡银杏树,
常在梦里纳荫凉。


少小离故乡,
悠悠思念长,
难忘村头银杏树,
一片葱笼在心上。
树上燕归来,树下母相望,
最是一腔不了情,
父老乡亲恩难忘。
啊,我爱故乡银杏树,
爱与日月共久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