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桥风情 浏览正文
何隆升与小偷

口述/ 何群铭 整理/ 何荫吾

  民国年间,黄桥有一条巷叫布巷,仅六、七百米长,布店林立,“何隆升”、“严德兴”、“一善昶”、“锦泰源”等七、八家。“何隆升”的老板叫何介山,御史何棐的后裔,年青时靠走乡串村卖布,苦心经营创建了这片店,他买卖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乐善好施。
  这一天,上门的客人很多,店里两个小学徒见桌上免费待客的烟和茶快用光了,便向客人招呼一下,去后堂取。他俩出来后,见客人已走,桌上原有的两支铜水烟枪只剩下一支。两人合计,进屋取东西时,有位年纪较轻的顾客坐在这里,捧着一支水烟枪在吸。看来只有找到他才能弄清情况。于是,两人便分头去找。好在那时十桥中路是条河,布巷也不长,其中一人找到南边大石桥时,见那年青顾客正急匆匆赶路,便连喊带叫追上去。那人一见小伙计,脸顿时红了。又见他腰间鼓囊,好似装有东西,询问之下,那青年只好将水烟枪掏了出来。
  人赃俱获,看热闹的人也越围越多,这个说要抓去送官,那个讲要游街示众,吵嚷声惊动了何介山。何介山见那青年眉清目秀,着装端正,不像穷苦人家的子弟,便说:“搞错了,这是我家一个亲戚的孩子,来找我的。”伙计一听愣了,赶紧松手。见伙计还呆在那里,介山说:“还不请相公到后堂,我们还要说话呢。”转身对看热闹的拱手相谢“误会了、误会了。”围观人群见是亲戚间的事,无戏可看,也都散了。
  何介山进入后堂,随手关上门,那青年双膝跪地,连连磕头。何介山将他从地上拉起,问道:“看样子,你不像是坏孩子;听口音也不像我们本地的,你来黄桥做什么?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那青年哽咽地说:“老伯,我是苏州人,听说黄桥庙会很热闹,便约了几个朋友来逛庙会,因人多拥挤,几个人都被挤散了。人生地疏,找了一天也未找到他们,我身无分文,一日未进食,便想私拿水烟枪换口饭吃,我错了……”何介山见其情真意实,说:“就这点小事啊,别哭,别哭,人孰能无过,知错必改就好嘛。”说罢唤来管家,吩咐先带青年去吃饭,再给足返回苏州的盘缠,这件事就此了结。
  一年后,何介山去苏州进货,比往常多进了几十匹布。谁知第二天准备装船时,发现少了二十多匹。何介山急坏了,立即向当地保长报了案,并按规矩交足了破案金。等了两天去查问,说是案未破,钱用光了,无奈又被敲了笔不小数目的竹杠。再隔两日,仍杳无音信。何介山六神无主,没注意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满怀。那人一听何介山是江北口音,一声口哨,招来了三四个同伙,围着何介山,说是被撞坏了要赔偿。正在这时,过来一匹白马,上面骑着一个青年,见众人围观,便跳下马查看。领头的一听有人要打抱不平,正要发作,扭头一看,忙堆笑脸说:“是二少爷呀,这事你就别管了,这个江北赤佬,今日撞到老子手里……”话音未落,二少爷上去两个耳光,“小麻子,江北人不是人吗?我看你再敢欺负人!”小麻子见找不到便宜,只好抱头鼠窜。
  待人群散去,二少爷才走上前,拉住何介山的手说:“恩公呀,你可想死我了。”何介山蒙了,忙说:“不敢当,是你救了我,你才是恩人……”二少爷见他记不起自己,忙将在黄桥遇救的事叙述了一遍,“家父正想跟我专程去黄桥答谢恩公,请恩公到苏州来玩几天,没想老天有眼,在这里遇到恩公。”何介山这时认出眼前就是当初被自己救过的“小偷。”他将自己来苏州进货遭窃的事,讲了出来。二少爷说:“恩公,你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肯定会给你圆满解决!”原来二少爷的父亲就是此地商会会长,叔叔在警察局工作。果然只用了一天,丢失的匹布就全部追回,并将货物装船送往黄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