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追记苏维埃主席——尹之初

文/ 延南林

  尹之初(1908—1993),泰兴县古溪区尹家垛人。1925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1927 年围攻泰兴城的“七·二”斗争和1928 年的“五·一”农民暴动,后为红十四军二团三营营长、中华全国互济会组织科长、东台县第一任司法科长。解放后受极“左”思潮影响被打入另册,“文革”中遭致长期囚禁审查,1989 年予以平反并落实政策,恢复和享受红军待遇。

  1930 年3 月初的一天,冰河解冻,柳枝吐芽。位于泰兴城东面四十里处的官柴厂村锣鼓喧天,万头攒动,人声鼎沸。村南头宽敞的打麦场上,那个临时用桌子搭就的主席台中央,悬挂的一面带有镰刀铁锤图样的红旗,在早春和煦的阳光下,显得格外鲜艳夺目。八时许,当会议主持人在鞭炮声中宣布大会开始,请苏维埃主席讲话时,一个身材高大,面带笑容的年青人快步走上台来。他深深地向台下鞠了一躬,接着面对黑压压的人群,
开始了他的施政演讲。

  他,就是曾任县农会主席,中共泰兴县委委员的尹之初同志。

  尹之初,1908 年出生于泰兴县古溪区尹家垛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幼时随大伯尹善卜读私塾,后又到学校接受过初等教育。17 岁时在黄桥一家油面店当学徒。因与老板签订的合同要在三年满师后再做一年白工,生性倔强的他十分不满,加之老板为人刻薄,既不认真传授手艺,又常以各种借口支使他帮着带小孩做家务。干了一年多后,便偷偷地跑回了家。

  几天后,尹之初的舅舅钱广泗带着以传教士身份作掩护、实则为中共泰兴共产党创始人的沈毅找上门来。起初,尹之初以为他们受老板委托前来找他回去,但当沈毅笑着摇手否认,并告诉是想请他邦助找正在如皋师范上学、住在殷家庄的孟怀远时,这才又高兴起来。

  其实,尹之初早就与沈毅相熟。在他当上学徒后不久,一次去镇上的耶稣堂找舅舅,在那里认识
了正与舅舅谈话的沈毅。与沈毅几次交往后,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沈毅常常从他的家庭及个人生活困境开始,列举社会上人剥削人、压迫人的事实,说明穷人为何穷,富人为何富的原因,并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封建军阀统治所造成。同时又教导和鼓励他,作为有志青年,应为建立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而努力奋斗。尹之初对沈毅格外敬重。这年冬季的一天,他又去耶稣堂找沈毅,从舅舅口中得知沈毅是共产党,到上海参加党的会议去了。临走时,舅舅叮嘱他要保守秘密,如有人问起沈毅下落,只讲是为教务上的事外出了。

  想到能和沈毅这样的共产党交上朋友,尹之初既高兴又激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清晨,他去茶水炉灌开水时,发现刚从上海回来的沈毅正被一家皮匠店老板拦住,讨要年前欠下的鞋子钱。看到自已所敬重的人处于窘迫之中,他连忙赶回店里,将母亲给他的四块钱全部掏出来,替沈毅垫上还了帐。事后,沈毅多次将他的豪爽侠义告诉过别人。

  现在,沈毅前来让他帮忙找孟运怀,一定是为穷人闹革命的事,尹之初满口答应。时间长了,经沈毅介绍,尹之初被吸收入了党。不久,他和伯父尹善卜一道,在刁家网刁氏宗祠,参加了由沈毅主持召开的中共泰兴县第一次党员大会。会上,尹之初当选为县农协委员。在一次研究宣传工作时,他和孟远怀等人提出,利用耶稣传教发动群众容易引起误解。沈毅接受了他们的建议,写了一首《打倒耶稣歌》,歌中唱道:“信耶苏,受鬼连;打倒基督耶苏,打倒豪绅地主,除剥削,解痛苦。”此后,沈毅又写了“醒农歌”进一步唤醒民众。

  就这样,这个仅有17 岁的青年,从此走上了职业革命者的道路。

  在筹建塾师联合会活动中,尹之初陪同沈毅,先在尹家垛附近的开花池、任家庄、皂角树桥等地联系了四五名塾师,后又到刁家网、横垛一带继续发展成员,组建成有10 多人参加的两个塾师小组。随后又独自来到分界,利用沈毅原先在这儿打下的塾师队伍基础,组建了第三个塾师小组,并将队伍扩大到20 多人。当时,从塾师入手开展农运工作的做法,得到了中共江浙区委的肯定和罗亦农同志的大力赞扬,并以内部汇报记录稿形式指出:“泰兴首先团结了一批贫苦的塾师……是一条好的经验。”由于串联活动取得成功,1926 年8 月15 日,在尹家垛尹氏宗祠里,召开了泰兴县塾师联合成立大会。到会的塾师除古溪、分界外,邻近的黄桥、横巷;泰兴南乡的毗卢市、朱家港;泰县的营溪、蒋垛一带都有代表参加,到会人员近百人。

  随着塾师队伍的扩大,农民夜校也纷纷成立了。尹之初常用不识字当睁眼瞎,受人欺侮的苦处,说服和动员与自已年龄不相上下的人走进夜校,在学习中接受新的思想。从而使男人要剪辫子、女人不裹小脚、婚姻自主、寡妇也可改嫁等新风尚为人们所接受。

  1927 年春,泰兴东乡闹起春荒,在向地主豪绅进行借粮的活动中,尹之初一马当先冲在前头,凭着自已掌握的革命道理,说明借粮不计息的道理和原因,逼得那些富户乖乖地将粮借出来。

  革命军北伐时,军阀孙传芳的部队从江南败退到泰兴,到处奸淫烧杀,逼草逼粮。沈毅组织召开了反联军动员大会,会后尹之初和王庆生一道,带领群众将黄桥到泰兴,黄桥到季家市的电话线割断,电话杆全部锯倒。深夜时分,尹之初又带人摸进了戒备森严的黄桥镇,在大街小巷张贴起“打倒联军,迎接党军”的标语,吓得驻守在黄桥的联军部队第二天一大早就偷偷溜走了。

  北伐胜利,尹之初以党部青年委员的身份,跟随沈毅特派员进驻泰兴城,共同筹建国民党泰兴县县党部。在城隍庙召开的欢迎国民党县长翁翰中大会上,尹之初负责会场保卫,他带头高呼口号:“我们要三民主义,反对苛捐杂税!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实行减租减息!县长不答应,死也不回去!”在他的鼓动下,会场上群情激愤,翁翰中不得不在减租减息问题上明确表了态。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筹委会中的国民党右派分子朱路九、封步尘,对沈毅开展农民运动,宣传二五减租,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新三民主义很反感,多次在会上公开进行刁难。在一次会议上,朱路九公开叫嚣“东乡来的人都是共产党”,沈毅忍无可忍,呼喊起“打倒陆文凤,打倒朱路九,打倒封步尘”的口号。尹之初作为参会者,在王庆生委员气得操起门闩要揍朱路久时,他也扑上前去助阵,吓得朱路久从后门逃了出去。事后,朱、封二人被迫自动退出筹委会。

  反“清党”斗争开始后,尹之初受沈毅委派,留城观察敌情。6 月30 日晚上八、九点钟,数十个反动巡警和流氓打手冲进县党部,撕毁孙中山总理遗像、国民党党旗,抢了图记、印信、文件,抓捕了党部特派员李亚飞及生宝俭、刘伯厚等18 名左派人士。尹之初冒着生命危险,从北门水关泅水出城,在失迷与前来迎接他的黄桥饺面业秘密党员王长山会面,连夜赶到黄桥向沈毅作了汇报。第二天一早,不顾连日来的劳累和疲乏,他又迅速奔赴分界、刁家网等地,传达沈毅“一家一人,自带三天干粮,拿上钉耙、锄头前去包围泰兴城”的指示。由于他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全县共有近两万人参加了“七二”围城斗争,。

  7 月2 日上午,沈毅误中敌人奸计被捕。尹之初受戴奎等县委领导指派,赶赴如皋,联系跨党身份的叶胥朝、王盈朝等同志通电国民党中央党部,以示支持泰兴人民的正义斗争。

  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后,沈毅以特派员的身份在刁家网开展农运工作,泰兴县县长丁作则为沈毅的才干所折服,多次邀请沈毅到县城去。为安全起见,尹之初作为沈毅的代表到县城与丁作则见了面,阐述了“农会进城办公,省里未批准,不合法行为让县长为难;经费难筹;沈毅身体不好,想在乡下养病”这三条理由,打消了丁作则企图收买人心的念头。此后,尹之初被党组织派到如皋孤幼小学,以继续教书为名,担当起如皋、泰兴两地的地下联络员,进行情报传递和信息沟通工作。

  1928 年4 月30 日,如泰地区打响了向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由于敌强我弱,这次由沈毅领导的“五月暴动”遭到了血腥镇压,队伍打散,大多数骨干被杀被捕,尹之初作为被通缉对象,和另外35 人的名单一起被敌人登上报纸。在白色恐怖面前,父亲尹善雨又因给沈毅送信到泰州,被叛徒出卖关进监狱。在听到沈毅被捕的消息后,尹之初不顾自身安危,毅然赶往泰州,在沈毅临刑前的路上见了最后一面。这种深厚的战友情谊泣天地,惊鬼神。42年后,沈毅之子沈国华(即革儿)在一篇回忆文章里动情地说:我父亲沈毅28 年牺牲时,我才9 个月。跟着母亲讨饭时,她经常讲,那时很紧张,怀上你后,是尹之初找人用小车子将我从黄桥连夜推到营溪的;你满月后搬家多次,大多数是尹之初同志带着我转移。一定要找到朱卓、朱索、刁九善、刁春仁、刁子宽、孟运怀、尹之初,找到尹之初更好。

  擦干脸上的眼泪,掩埋好同志的尸体。此后,尹之初便又跑到上海寻找党组织,在中华全国互济会名义的掩护下营救被捕同志,进行探望救助。一年多后,他重回家乡,拿起枪杆开展游击斗争。在“如泰工农红军”里担任大队(营)领导工作。这次出任苏维埃主席一职,可以说,既是斗争形势的需要,也是众望所归的必然结果。事隔几十年后,1964 年在刊江方巷大队开展社教运动的开国上将张爱萍同志,一次在扬州市干部大会上回顾当年红十四的斗争历史时,就曾动情地讲:尹之初同志我们还记得。

  苏维埃,是俄文“cobet”的汉语音译,意即“代表会议”或“会议”,是俄国劳动人民在反对沙皇统治斗争中创造出来的政权组织形式。大革命失败后的1927 年11 月21 日,我国第一个以工农兵为主体的红色政权,就是以彭湃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在广东海丰地区成立的。在通(南通)如(如皋)海(海门)和两泰靖江地区,建立苏维埃政权是如泰红军筹划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它是伴随着军事斗争的节节胜利,根据地得以扩大的必然结果。在这次大会上,尹之初代表苏维埃政府宣布了几项决定:一是成立古溪区赤卫军、妇女协会、儿童团等组织;二是要搞好分配土地的工作;三是号召人们积极参军,在家的老人妇女要以搞好春耕生产的实际行动支持红军。大会结束前,又将36 名罪恶极大的土豪劣绅押到现场,公开审讯后予以镇压。

  此后,尹之初“领导农民向地主算帐、倒粮、烧租约、田契约,拔光地主田里的界桩。农民每人分得2 亩地,倒回大量粮食。尹之初还领导手工业者、佃户向土豪劣绅倒粮、追讨工资。”(《泰兴人民革命斗争史》)运动后期,他又在钱家荡主持召开了一次群众大会,总结经验教训,并对党内的腐化堕落分子予以批斗和镇压。

  刁家网苏维埃的成立,如同黑夜里点燃的一支火炬,给饱受压迫剥削的劳苦大众带来了希望,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刁家网苏维埃政府,不光是当时的古溪镇、黄桥镇、泰兴县的第一个,也是苏中地区较早的第一个红色政权,它比1930 年9 月9 日在江西瑞金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还早了6 个月。

  刁家网苏维埃的成立后一个多月,1930 年4 月3 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宣告成立。而当年播下的这片革命火种,在抗日战争期间,为陈毅所率领的新四军东进奠定了强有力的群众基础。

  尹之初和他的战友们,连同这红色政权,必将载入史册,永垂千古。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