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何萱家世考

文/ 张定


 

  《中国家谱总目》卷二载:“《泰兴何氏家乘》二卷,(清)何萱纂修,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木活字本,一册,书名据版心题。”

  据考,这本《泰兴何氏家乘》是何萱家族到泰兴后的二修谱,第一次修谱的时间是清嘉庆五年(1800)。

  谱载:“一世之高,字汝登,境四子,岁贡生,顺治间始自徽州休宁县之万安街迁泰兴城。之高生明万历丁未年十月十六日,卒康熙丁巳年九月十八日。娶汪氏。康熙丁卯年二月初一日合葬南城古塘蔡家庄后甲山庚向,立有墓碣。生二子,一贯、尔肖。”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何萱家族来泰的大致情况:

  该家族是清初顺治年间从安徽休宁县的万安街迁至泰兴县城的,始迁祖为何之高,何之高的父亲名叫何境,何之高是何境的第四个儿子,功名为贡生。何之高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迁泰时正是他年富力强之时(38-55 岁)。妻子姓汪,生有两个儿子,一贯与尔肖。何之高卒于康熙十六年,享年71 岁。与妻汪氏合塟于南乡曲霞古塘的蔡家庄,墓前立有碣石。

  从家乘中我们还可以知道,该家族也是人材辈出,晚清著名的书法家,湖南道州的何绍基也是他们的族人。

  何萱家族落户泰兴后的文化名人除何萱外,还有:

  何度,字蓬陼,何萱子,道光三十年恩贡,教谕,“有学行”。

  何萱二哥廷蕙子何龙文,字云伯,“少负气节,工诗文”,以廪贡身份任桃园县教谕(县教育局长)。何龙文在外任职期间留心河务,著有《防河策要》一卷。友人吴存义任云南学政时,聘请他赴云南任职。这次任职经历,使何龙文的诗风更为雄放,史书上说他“橐笔万里,诗益雄放”,何龙文将其云南之行的诗作汇编为《滇游草》二卷。何龙文还著有《月颿诗钞》,《月颿诗钞》后与其祖父何松龄著《云山阁遗稿》、父何延蕙《大树山庄诗存》汇订一集,分为八卷。

  平时何萱、何龙文叔侄二人常和泰兴名士吴存义、陈启文、潘人麟、陈潮一起吟诗,“分曹拈韵,各擅胜场”,当时人们有一句很形象的赞语:“荔裳小令东之篆,云伯先生七字诗”。荔裳是吴存义的号,吴存义以小令见长,东之是陈潮的字,陈潮的篆书在北京都是很有名气的,从这两句话,可见何龙文诗文名气之大,诗作的品位之高。

  何萱还有一个侄孙何安泰,字春舫,也是一个作诗的高手,《光绪县志》上称他“绩学耽吟,遯居北村,积五十年,著有《春舫诗存》八卷。”何安泰虽是个饱学之士,但其一生未有过功名,故其“临殁,命碣其墓,题曰《布衣》”。

  何萱家族还热衷于地方公益事业,他有一个堂兄弟何廷华,《光绪县志》记载:道光年间泰兴发生灾荒时,“廷华屡综赈年,以勩闻”。廷华的儿子润第和父亲一样,地方发生灾荒时,“竟事勤敏,不吝己赀。每冬收卹穷黎,寒者衣之,饥者哺之,岁以为常。”

  在泰兴文化史上,何润第还做了一件至今人们都没有忘记的大事,目前尚嵌于襟江书院(泰兴中学内)内的《虚舟千文十种》就是何润第从扬州运回泰兴的。

  《虚舟千文十种》由王澍书写,王澍,字若霖,篛林,号虚舟,清代书法家。雍正四年夏,王澍途经邗江,友人约请他书写篆、楷、隶、行、草五体《千字文》,并为之勒石。王澍倾注大量心血,历经两年始成其事。五种字体,每种“一临古、一自运”,实际上形成了五体十种《千字文》,“每作一字不敢以轻心掉之,必正襟危坐,用志不分,乃敢落笔”,为古今《千字文》独开生面。全文写成后,王澍又作序一篇,跋十篇。《虚舟千文十种》刻于雍正六年,共60 块,每块长85 厘米,宽35 厘米。该石刻一百多年后,被何润第在扬州郊外意外发现,何润第知其是书法瑰宝,便从扬州载运至泰兴,嵌立于襟江书院的廊壁间。《虚舟千文十种》既是书法佳品,又是蒙学读本,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1995 年被江苏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级保护文物。

  此文内容,任申先生生前曾多次和黄桥何氏族人何锡龄、何雨生谈起,准备撰文发表,可惜的是先生以后为工作所累,未能如愿。现在先生魂归道山,我们应该将先生生前未竟的事情代其完成,也算是对先生一种更好的悼念。前次写悼念先生文章时,也许深陷于对先生弃世的悲哀之中,竟误将何萱写成何湘,这是有违于先生一贯严谨的作文态度的,望先生在天之灵谅解。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