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黄桥民间武术探析

文/ 韩风月

  一、黄桥民间武术——起源和发展

  黄桥民间武术的历史悠久,它的源流及发展与黄桥的发展同步,是文化名镇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关于它的起源有二种说法,一是黄桥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由驻军传入民间。二是黄桥宋代商贸繁荣,庙宇林立,带动了的来自民间拳师艺人、保镖武师,富户护院、山门武僧武道等来黄桥从业,从而使武术传入民间。

  最早从外地传入黄桥的武术,一说是岳家拳、岳家枪,传入时间在宋朝,二说是福建少林派武术. 传入时间在晚唐。武术传承的方法不外口授身教,较少详尽文字记载,这里只是根据一麟半爪的资料作出的推断。

  黄桥民间武术的发展,大致源于以下六个方面。一是历代的驻军。黄桥堪称兵家必争之地,至今黄桥的周边仍保留了以军营为名的村,如浩家堡、刘家堡、张家营、李家营等。习武是军队的必备技能,黄桥历代驻军,多为从中原调入,他们在驻防黄桥的同时,带来了源远流长的中原武术,如“阵操”、“对练”、“实用进攻与防御”、“十八般兵器的使用”等,这些武术部分散落于民间,与黄桥地方的武术相融合。二是历代王朝为巩固封建统治在民间设立的团练。团练有一定的组织架构,掌教团练的多是军队中的骨干或南来北往的武学精深者,教授实用的进攻与防御等武术,以及各种冷兵器的使用,团练的存在势必影响和促进了民间武术的发展。三是古代实行武举制。特别是明清时期,崇尚武术之风较盛,追求功名者通过习武晋仕,促进了民间武术发展。四是名目繁多的庙会为切磋交流武术提供了平台。黄桥历史上文化活动频繁,庙会搭台,以武会友,物资交流的同时进行武术交流,是庙会的主要活动内容。五是农民起义推动了武术发展。历史上黄桥地区多次爆发农民武装起义,如清道光年间“扒抢丁大椿”、民国初年“火烧震东市”等,每次农民起义都有武术高手的影子,举义前他们以习武交友,探究武艺的方式聚在一起。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武术往往会获得较快的发展。六是镖师、护院拳师及江湖艺人的活动,丰富了武术内容。黄桥地区物产丰饶,商贸繁荣,经济发达,四乡八村不乏豪绅富户,这些大富人家为保平安,往往延请拳师艺人,看庄护院。护院者之技各有其绝,亦有人为大户课徒教子,使技艺得以传袭。此外,黄桥是苏中水陆交通枢纽,江湖艺人择地坐馆授徒,极大地促进了黄桥民间武术的发展。

  二、黄桥民间武术——近代记事

  1929 年,在国民党政府左翼人士冯玉祥、李景林、张文江等的倡导下,掀起了“国人强身卫国”热潮,把武术统一称为“国术”。以闻学桢等人为代表的黄桥武术界闻风而动,筹备成立了黄桥国术馆。经武术各门派多次协调商定了武术馆章程,确定了统一的武术服饰,并在黄桥福慧寺切磋武艺,以武术比赛优胜者丁德元、闻学桢为国术馆首领。1929年8 月上旬,丁德元乘坐国会议员黄璧成的铁驳船去上海购置武术器械,行至十九号桥,被地方武装拦劫,不幸被乱枪击毙。失去了领头人,黄桥诸武术同仁十分沮丧,筹办中的武馆就此胎死腹中。

  同年11 月,由官方主办的“浙江国术游艺大会”在杭州举行,黄桥武术选手闻学桢和来自全国十五省(市)及中央国术馆的选手共一百余人参加了比赛,6 万多观众观摹了盛会。历经分组初、复、决赛等十八轮对抗淘汰赛,终于决出了包括最优等者10名,优等者10 名,中等者10 名在内的前30 名。闻学桢在本次比赛中获得了优等19 名的殊荣,获大会奖励宝剑1 把。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文化大革命前,虽然经历了三年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但从总体上看黄桥的群众性的民间武术活动还是向前发展的。这一时期黄桥的武术爱好者们以健身强体为目的,以师带徒,口传身教,开展了一些刀枪拳剑杂耍活动,范围相对狭小。文化大革命中,武术被视为传播封建迷信的工具,遭到了禁锢。可笑的是,那一年曾有外来民间武术艺人来黄演出,竟被视为“五湖四海”恐怖分子受到迫害。1972 年后,在各级政府的关怀下,黄桥习武之风渐起,门户见重,民间武术团队相继建立,习武健身之风遍及全镇。

  1973 年,由黄桥武术爱好者组成的武术队,代
表泰兴市参加了江苏省武术表演比赛。孙兰英、程士超担任队长,李明福、程美福、刘筱朋等十二人为队员。武术队在南京的比赛获得专家和同仁的一致好评。其中刀进枪、徒手双人对、双刀双勾被主办单位选中参加了晚上的公演,他们的精采表演赢得全场掌声雷动。原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亲自观看表演,他在接见队员时高度赞赏黄桥武术队的技艺。比赛归来,黄桥武术队在泰兴体育广场连续几天向群众汇报表演,受到了观众高度赞赏。

  黄桥电机厂、省黄桥肉联厂先后建立厂武术班,主要习练少林拳、太极拳,健身气功等,参加人数两厂共计达到八百多人。厂武术班习练活动,丰富了工人文体生活和增强了工人体质,提高了生产效益。得到了县体委、县总工会、县团委、机械局肯定,并作为经验向全县推广。

  黄桥中心小学常年开展剑术、莲湘、腰鼓等体育活动项目,被泰州体育局命名为传统体育学校。

  2005 年,黄桥横巷职中组建龙狮武术队,拥有四龙四狮,在江苏省全民健身工程启动仪式、中国黄桥烧饼节、泰州市三民调演、泰兴市四届全民运动会等重大庆典活动中一展风采。

  2011 年黄桥组织了武术健身交流活动,邀请如、泰、靖的武术好手、健身操队与黄桥的武术队、健身秧歌队、剑操队、太极拳队等同台交流,扩大影响,获得了观众的广泛赞誉。

  三、黄桥民间武术——流派及代表

  何五太爷为代表的富家子弟,以健身防卫为习武目的。何五太爷去外省跟武林高手习武数年,学成回归黄桥。主要武术流派为武当轻功、鹌鹑撕斗、鸡精腿。传说他能起跳数丈之高,身轻如羽,飞墙走壁。关于他的传奇故事至今仍在黄桥广为流传。

  丁德元为首,以保家护院为目的、平时教习中下层子弟。主要武术流派为大工合拳脚并用的北派少林拳为主,兼习杨氏太极拳。

  刘侉子,原北方人土,以保家护院为业,在黄桥南北典当聘为职业保镖,平时培养一些本地中层人士。主要弟子有陈伯善,陈士超、中西旅馆小老板等。主要武术流派为(回族)查拳为主,查拳有1—10 路,潭脚10 路、查拳元精、罗家枪、赵家棍及刀、枪、剑、棍、板凳花、武松拳、刀软硬器械等。

  余复兴、余隆兴代表的家族性习武。余家祖辈打铁为生,清末民初,专事打造军用兵械兼做农具家用器等。主要练习北派少林拳、武南阳刀、36 武松拳、齐眉棍、72朵板櫈花,多在中下阶层传播拳术。余家后辈以余正鹏、余正芳、余正亮为传承人。

  陈老天、张仿阳为代表,以习武会友为主。主要练习南派少林拳,以中小架子为主,拳种为猴拳、双圆櫈子、判官笔、双剑、双拐等。

  余大化为代表的江湖武林好汉,专事劫富济贫。余大化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火烧震东市”农民起义领袖之一,传说他武功精湛,一步跨三丈,飞檐走壁,如履平地。

  闻学桢为代表的从事护院保镖。民国初年,闻学闻在黄桥丁韦堂家做帐房先生和兼职护院保镖,闲时教些本地子弟。主要硏习站桩、打灯(跌倒)、走步、走梅花桩、抛石锁、举石担、练习刀枪剑棍等。


 

  丁沛生幼年跟叔叔学习少林拳。1930 年经地方政府推荐去中央国术馆学习,拜知名武术大师杨澄浦为师学习太极拳,因在校成绩优异,荣获太极表演银牌。回乡后在黄桥私立中学任教体育。


 

  李明福,中华武术会员、泰州市海灯武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苏省一级社会体育指导员。童年嗜武技,10 岁时跟大哥李春年学武,后随大哥跟当地名师丁沛生习武,又拜同镇何肖元、陆俊生为师学艺,打沙袋、打干层线、走梅花桩、跳坑、马步、虚步、踢腿、打飞镖、石锁、石担等基本功夯实后,系统地学习了武松脱铐一百零八手,龙泉剑一百零八手,峨眉刺一百零八手,双剑、单剑、双刀、单刀、枪、棍、飞镖、飞刀等武术,后得闻学桢指点,武技达到较高的水平。他还打破武林中门户之见,先后师从南京杨小辫子的传人吕庆生系统地学习少林拳、擒拿格斗,刀枪剑戟等。1973 年,师从广州军区杂技团老师孙兰英学习九节鞭,双刀、双勾、刀进枪、飞刀等。1975 年,又去上海拜七星螳螂高手“王老虎钳子”学习擒拿格斗。李明福热心公益,多次组织本地武术竞技赛事和武术健身活动,弟子遍布社会各个阶层,培养了一批武术的好手,为普通高校输送了体育人才。1998 年,泰兴电视台新视野栏目,以《大侠李》为题报道了李明福的事迹。2010年,泰兴电视台拍摄《古镇武魂》上下两集播映。2011 年,李明福参加江苏省武术比赛获得了双刀、长穗剑二项金牌,同年参加泰州地区武术比赛又获八卦掌、双刀、剑三个金牌。

  四、黄桥民间武术——绝技二三事

  何五(生卒年代不详),据考约为清光绪年间出生,黄桥何氏十四代族人,家庭殷实。年轻时赴山东拜武术高人为师习武,数年后习成轻功、鸡心腿、鹌鹑斗打等一身好武艺。回到黄桥后,常有武林高手登门切磋武艺,何五艺高一筹,名声远扬。据说,有的镖局运载物品过险界时借用他的名刺,遇有拦路抢劫,镖局亮出名刺,便可放行。一天,又有武林高手慕名而来,在何五走上独木桥时,挑担拦路桥中,试探何五武功,何五轻轻一弹,飞身而过,令高手佩服。

  闻学桢(1882-1975),黄桥东北申家庄人,终身未娶。早年随父兄劫富济贫。有一次,富户早有防备,当父兄入院时,护院家丁及官府衙役一拥而上,将他们团团包围。闻学桢心生一计,从灶堂中用箩筐把柴火灰从高处撒扬下去,当对方躲避时,纵身跳进老龙河中,岸上乱枪四射,因久久不见踪影,以为中弹身亡。据说,他从米厂后一口气潜水至三里桥,隐姓埋名逃过一劫。还有人说,闻学桢攀蹬轻功了得,黄桥有许多圈门,他玩推牌九晚了,怕惊动打更的人,就用攀蹬轻功穿越几道圈门。

  余大化原名叫徐天花,黄桥东南徐家庄人。一身好武功,一步跨三丈,飞檐走壁,如履平地,专门劫富济贫。至今流传这样一则故事:一天晚上,余大化和三个朋友在一起扒纸牌,轮到他做旬家,他说出去解个手马上回来。就是这一会儿功夫,余大化已到如皋“吃”了一个恶霸地主。第二天早上,这个恶霸地主告到县衙,说昨天晚上抢他家的人他认识,是徐家庄的强盗徐天花。衙役当即来提徐天花去对簿公堂,公堂上,三个朋友一口咬定他叫余大化,而且昨天晚上在一起扒纸牌,哪儿也没去。人证确凿,县老爷给恶霸地主定了个诬告罪,重责五十大板赶出县衙。

  黄桥余家武术祖传绝技——板凳花。板凳可就地取材,习武人可当防身器材,亦可当沙包练臂力兼练腿功,第一拳打在条凳左方,通过脚勾带凳,瞬间第二拳打在条凳右方,反复来回,速度极快。条凳练武,无严格的套路,要求步伐稳健,手随心转,法从手出,灵活多变,进退自如。直臂立举、条凳倒立、飞凳杂耍,双手转身劈凳等是一种表演难度高的武术,惊险壮观,深为习武者喜爱,乃武苑中的一枝奇葩。

  黄桥曾是中华武术流播之处、光大之地,其民间武术是不可多得的优秀历史文化遗产。千百年来,黄桥人民践行“强身健体、修心养性”的武术主旨,发扬武术传统,光大武术文化,写下了流光溢彩的一页。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以及广大人民对练武强身健体的追求,素有习艺尚武传统的黄桥,期待着民间武术流传普及的高潮,也必将会迎来武林争荣武苑争艳的春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