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解放战争中的黄桥中学

文/ 韩百城

  我们的黄桥中学,先在抗日战争时期,受日本侵略者的破坏;后到解放战争时期,又遭国民党反动派的蹂躏。前者的经过情形,我不知道;后者的经过情形,当时我在黄中工作,直接参加了与敌人的斗争,所以了解得比较清楚。
  我是一九四六年二月到黄中的,当时校长是姚古渔同志。仅有一座大楼,其它房屋,被日本侵略者破坏殆尽。学生人数不少,不仅初中学生额满,而且还有高一。在学生思想教育方面,注意联系实际。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我们对学生讲,这是侵略者可耻的下场;大家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热爱祖国,坚持正义斗争,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可以战胜的!这番话为大家所重视,校风有了很大转变。
  到了暑假期间,国民党撕毁了国共和谈协定,派部队由江南过江,疯狂扫荡苏北。黄桥上空,国民党的飞机往来不停,狂轰滥炸,弄得人心惶惶。一天,校长姚古渔、教导主任姚琮、分校主任戴传师和我(副教导主任)在黄桥北肖家庄开紧急会议,讨论的主题是——迁校是当务之急。敌机也经常飞过那里,我们觉得也不便久留,后来决定迁校至黄桥北十里的吴家庄。我们一面派人将校里的黑板、书籍以及一切应用物件,凡是能带走的都带走;一面派人在吴家庄赁房屋,辟教室,确定开学日程。原黄中的学生,愿意下乡的可跟着学校北迁;农村失学的青年,愿意入校求学的我们欢迎。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势下,大家还是信心十足,要求先生把功课教好,要求学生把功课学好。迁校个把多月后,由于敌人不仅用飞机轰炸,又陆续向黄桥派驻了大批部队,我们就把学校由吴家庄向北迁到丁家庄,离敌人远一点,可以有回旋的余地。
  学校迁至丁家庄不久,敌人就下乡扫荡,往往出人意外,出动大批部队,向根据地突然袭击。有时深更半夜,枪林弹雨遮天盖地而来。他们杀人放火,无所不用其极。根据地的人民听到敌人扫荡,便四散奔跑,不管男的女的,逢沟过沟,只求逃出性命,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在敌人这样残酷的迫害下,我校师生依旧把学校坚持办下来了。
  为了坚持与敌人作长期斗争,我们便将室内教学改为室外游击教学。学生自带书包、小凳到校外选择比较安全的地方集中上课。后又将游击教学改为分散教学,根据学生家庭居住情况,就近结合,编成自学小组,教师分派辅导区,分别对学生进行辅导。到现在我还觉得,那时的学生大多数对学习都很认真。在敌人经常下乡扫荡,日夜提心吊胆的情况下,他们能听老师的话,抓紧时间,把老师布置的学业任务、叫他们所做的事情(如送情报和了解情况等)不折不扣地完成,是难能可贵的。
  当时学生散处广大乡村,这是坚持对敌斗争的有利条件。我们首先察看丁家庄的地形,南北方向有姜黄河,丁家庄向西有条港,姜黄河以东有丁家庄、蔡家庄、樊家集、王家庄、野屋基、赵家庄、挖尺沟等村庄。我们把这些村庄中的学生编为姜黄大队,由姚校长和姚教导主任领导。姜黄河以西一带地方,有陆家野、严徐庄、车马庄、阳春庵、野肖家、白家庄、莲花庵等村庄。我们把这些村庄中的学生编为众安大队,由我领导。校中的其他教职员工,分配到两个大队工作。同时在师生中加强组织领导,做好保卫工作,两个大队的自学小组都推选了组长,又在学生中选择有工作能力的干部子弟,帮助大队打听消息,有的担当紧急时的通讯员。当时大家认为及时了解情况,是学校里的头等大事。因为姜黄河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大河,敌人扫荡河东,不可能同时扫荡河西;扫荡河西,同样不可能同时扫荡河东。我们就利用这样的地理形势,由两个大队的校方负责人与地方干部经常保持密切联系,分头做好工作。白天由校方负责人站岗放哨,一有情况,随时通知各个方面,作好准备;到了夜里,则靠地方干部的内部消息以定行程。如无情况,大队部则宿在原地。如果河东有情况,则姜黄大队部就连夜转移到河西住宿;如果河西有情况,则众安大队部就连夜转移到河西住宿。
  我们两个大队,正因为在校方统一领导下,互相照应,巧妙地与敌人周旋,敌人虽然多次下乡扫荡,我校师生从未遭到敌人的袭击,没有任何损失。直到1947 年春,姚家庄战斗以后,我县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校方传达上级指示精神,黄桥中学大埋伏,姚古渔、姚琮同志和我先后北撤。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黄桥中学,到此暂告一段落。
  (作者曾长期担任黄中校长,2000年逝世。此文系1986年所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