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八·三”黄桥暴动

文/ 何锡龄

  1930 年8 月3 日,刚成立不久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在位于泰兴、靖江、如皋、泰县四县交界的黄桥镇,举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革命暴动。
  1928 年夏,如泰地区中心县委书记的王玉文奉江苏省委之命,从上海返回,发动群众,组建赤卫队,通过收缴地主民团及伪警察所枪支,在很短的时间内,拉起了一支革命武装。翌年4 月,红十四军在如皋贲家巷召开建军大会后,6 月,如皋泰兴两地的游击队于如西徐家甸宝庆寺,宣告如泰工农红军正式成立。汇合后的两县游击队已有200 多人,长短枪60 多支,此外还有马刀、土炮、土枪等武器。
  从此,这支工农红军,转战如皋、泰县、泰兴等地,收缴了石桥头、卢庄、搬经、加力、霞幕圩等警局的大批枪支。红军队伍迅速发展到600多人,赤卫队也发展到5万多人。
  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被泰兴国民党反动当局视为洪水猛兽,为防共反共,他们将全县划为八个行政区。6 月间,国民党省警总队长李长江率500 多人的队伍先期来到黄桥,设立“剿共总指挥部”。并纠合卢港、石庄、横巷、季家市等地军警、民团,带领数千人的队伍向我根据地如皋西乡一带发动了“八路围剿”。红军采取兜圈子,麻雀战的战术一一将其击退,但敌强我弱,根据地无险可守的弱点也暴露无遗。
  1929 年11 月22 日,在地方党组织的领导下,五、六两区千余农民,高举火把,手持铁叉、棍棒攻打老叶庄,遭遇守敌袭击,赤卫队157 人牺牲。消息传出后,报仇雪恨的思想很快在红军队伍中弥漫。1930 年7 月29 日,通海特委和红十军决定在8 月3 日发起黄桥总暴动,喊出了“先打黄桥后攻城,不拿下老叶庄不算人”的口号。
  暴动前夕,我主力部队调集了上千人参战,加上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近万名赤卫队员,总兵力是敌人的20 倍,红十四军军长李超时和省委军事特派员徐德精心安排,决定由能征善战的张世杰师长任前线总指挥。
  在我军周密准备的同时,敌人也霍霍磨刀。据黄桥白玉池浴室工人谢文奎在五十年后回忆:“警察大队长杨蔚来黄桥剿匪一年多,乡下闹共产越闹越厉害。杨蔚没办法,要求调离。这时,四县民团总头目、国会议员、横巷大地主黄辟尘和黄桥镇上的丁希彭等一班绅董作了慌,在文华斋的楼上开会,挽留杨蔚,求他无论如何不能走,要他们固守黄桥。我当时是浴室工人,丁希彭在开会那天事先通知我晚一点放汤。到夜里12 点钟,他才开完会到浴室洗澡。这些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此后,应杨蔚的要求,黄桥在四门要道筑起了四个大碉堡,严密防守红军。黄辟尘又实施了诱降如泰红军特务连连长李吉庚的计划。李吉庚,泰兴野庙垛人,青帮头子,曾收徒数百人,混入革命队伍,担任重要职务。他生活腐化,吸大烟,搞女人,一身土匪习气。红十四军为整顿军纪,在如皋水洞口枪毙了绰号叫“破凉帽”流氓无产者孙盛,李吉庚惶惶不安,私自带队到黄桥附近活动,这一情况被敌人掌握后,秘密将李吉庚约到镇南坝桥下永丰洋油栈会谈。在敌人恐吓诱骗下,李吉庚这个红军队伍中的投机分子,最终接受了敌人开出的“杀害共产党重要干部,以示诚意;带国民党搜剿红军;李的部队可以收编,给他相当名利”等三个条件,从而成了可耻的革命叛徒。对此,我红十四军,包括泰兴地方党组织均被蒙在鼓里。暴动失败后,县委书记王玉文不但为李吉庚开脱罪行,还亲自赶到李的住地劝其归队,遭致残忍杀害。
  黄桥暴动前夕,红军下达作战命令:红军一部先对古溪、蒋垛、季家市、芦庄、老叶庄等敌据点发起佯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红军主力部队集中到黄桥四周,由特务连连长李吉庚率两个排攻南门,特务连副连长、李吉庚的侄子李治平攻东门,王辉武(那时叫江会东)率一个连攻西门桥、前李家桥,北门则定为主攻方向,由师长张世杰亲自指挥。
  8 月3 日凌晨,战斗准时打响。枪林弹雨中,红军战士奋勇向前。黄桥街道党支部长韩尔昌指挥18名内应,率先将北关大门打开,将部队迎进镇里。
  西路听到北门的枪声,立即将事先准备好的20 多条船,连起来当浮桥。二三百个手执铁叉、扁担、木棍的赤卫队员冲过浮桥,齐声呐喊,很快就冲进镇内。当西路军冲到镇中心的大石桥处时,前进部队被河对岸屋顶上的两挺机枪挡住了去路。原来李吉庚和李治平在战斗的关键时刻已公开投敌,撤出阵地。敌人从东门经过柳家庄,绕道关北闾家庄,兵分两路迂回到我攻击北门的主力部队后面。而在西大街,敌人见我部队人少枪少,仅用机枪封锁去路,其主力已全部扑向北门。
  红军腹背受敌,伤亡惨重,张世杰师长落水,险被淹死。韩尔昌等18名内应全部壮烈牺牲。
  一场原本囊中取物,稳操胜券的黄桥总暴动就此失败。
  一个多月后,在敌人的疯狂围剿和血腥镇压下,不足300 人枪的如泰红军队伍在泰兴姚王乡石桥庄集中,中共泰兴县委书记王益之以红十四军如泰军委的名义宣布:短枪编成四个分队打游击,长枪埋在两口棺材里,编余人员每人发十块银元作遣散费。面对解散队伍的决定,红军战士痛哭流涕,泣不成声,齐声说我们不要钱,不离开部队,又说将这些钱留给苏区来的同志回家当路费吧!不久,整个红十四军也因黄桥暴动失败不得不解散。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当年宣布红军解散的王益之,后来被捕叛变了革命,李超时军长就是他在镇江监狱当面指证出卖的。李军长最后牺牲在北固山下。叛徒李吉庚是遭致黄桥暴动失败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此人投敌叛变后,升官发财的梦想破灭,被敌派往镇江,在监视下修筑公路,最后两手空空病死老家,应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那句古谚。
  岁月流逝,黄桥暴动的枪声早已远去,但革命先辈的光辉业绩永垂史册,光照千秋,他们的英名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本文参考《江苏人民革命斗争史》、《回忆红十四军》及泰兴档案馆馆藏档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