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楚青的黄桥情结

文/ 王琳

  1941 年12 月26 日,在新四军一师司令部所在的如东县石庄,青年女战士楚青与粟裕结为终身伴侣。当时楚青18 岁,粟裕34 岁。此后,这对战争年代的战友、爱人一起迎来了革命的胜利,并在此后几十年的人生中,风雨同舟、甘苦与共,谱写了一段伉俪情深的佳话。
  2009 年11 月29 日,笔者随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馆长谢蓉一起来到北京,采访了楚青老人。
  见到楚青老人的时候,她正在保姆的搀扶下,赏看小花园中的一株兰花。我们走近她,握住老人的手,作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不过她好像没听明白,并不做应答。这时,保姆凑近她的耳朵,用稍大一点的声音说:“奶奶,她们二位是从黄桥来看您的”,老人这才回过神来了,笑着紧紧握住我们的手:“谢谢你们啊,进来吧!”随后,她在保姆的搀扶下,蹒跚着带领我们走进里屋。屋内布置简洁,随处可见的花草,往里走,渐渐闻到一股熏香的味道,抬起头,便见粟裕大将的照片安放在内屋中央,下方是将军的《抒怀》诗,遒劲古朴的隶书述说着他的人生感悟和高尚情怀。我们情不自禁高声朗读起来:
  半世生涯戎马间,
  一生系得几危安,
  沙场百战谈笑过,
  际遇数番历辛艰。
  松苍敢向云争立,
  草劲何惧疾风寒,
  生死沉浮寻常事,
  乐将宏愿付青山。
  老人对我们说:“你们给粟司令上柱香吧!”保姆解释说:“这么多年来,只要来人,奶奶一定要让给司令上柱香的。”我们郑重地给粟将军上香,在袅袅的香烟中,我发现楚青老人的眼神始终未离开粟裕将军的照片,那种眼神充满了深深的眷恋,仿佛在追忆,追忆她的青春年华,追忆她伴随粟裕将军走过的烽火岁月……
  楚青,原名詹永珠,1923 年出生于扬州,其祖父1905 年被日本暴徒抛入大海,尸骨无存。父亲詹克明生前是上海某私人银行的高级职员。楚青小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扬州中学。抗日战争爆发后,扬州沦陷,日军烧杀抢掠,制造了无数起惨绝人寰的暴行,在年轻的楚青心头播下了屈辱和仇恨的种子。1938年11 月,已读到高二的楚青再也没有心思念书了,她要投笔从戎救国救民。一天,一位同学告诉她:“今天我要送一位朋友参加新四军。”楚青当即询问:“你能不能也带我去。”就这样,楚青没有同家人打一声招呼,就和姐姐詹永珊等一行8 人踏上了参加新四军的征程。
  楚青入伍后,被分配到教导总队军部速记班学习,正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粟裕。
  那一天,粟裕来到教导总队,准备挑选几名德才兼备的学员到机关工作。进门后,只见一位秀气的女学员正在平心静气写毛笔字。经负责人介绍,粟裕知道她叫楚青,扬州人。在和楚青约见谈话过程中,粟裕发现这位女学员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回答问题快速简捷,语调抑扬顿挫,极富感情。这一切,给粟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过了一段时间,粟裕给楚青写了一封信。楚青一看信封,脸色大变,看也不看就把信撕掉了。粟裕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不免有些失望,但也加深了对楚青与众不同性格的了解。他说:“爱情首先是情感。楚青同志不愿意同我谈恋爱,我无法责怪她,因为她有在爱情上选择的自由。”
  1939 年初冬,楚青从军部速记班毕业,与几位同学一起,分配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司令部秘书处任速记员。年轻美丽的女战士,给部队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在这里,楚青、罗伊、陈模等七位年轻的女战士被誉为“七仙女”,成为司令部的一道亮丽风景。
  楚青来到江南指挥部工作,成了粟裕的部下,两个人天天见面,粟裕仍像过去那样爱着楚青,每次见面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十分坦然的样子。这样,楚青才安下心来。
  楚青对粟裕的求爱虽然不想考虑,但对这位副司令的才能和人品却仰慕已久。1940 年10 月,粟裕辅佐陈毅,以其非凡的智慧,率部与国民党亲日军队在黄桥决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实现了新四军与南下八路军的胜利会师。此役也大大加深了楚青对粟裕的全面了解和爱慕之情。粟裕“神奇”的形象深深地印在了楚青的心间。
  1941 年12 月26 日,在新四军一师司令部所在的如东县石庄,18 岁的楚青与34 岁的粟裕结为夫妻。此后,这对革命伉俪在几十年风风雨雨的革命生涯中,成了甘苦与共志同道合的伴侣。粟裕的晚年,长期身处逆境,又多种重病缠身。为了照顾好丈夫,楚青毅然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陪同粟裕与病魔作斗争。1984年2 月5 日,粟裕同志病情急剧恶化与世长辞。楚青和粟裕的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遵照粟裕生前意愿,在黄桥等20 多片粟裕曾经战斗过的土地上,撒下了他的骨灰。
  “时晴时雨正清明,万里送君伴君行。宽慰似见忠魂笑,遣怀珍惜战友情。惟思跃马挥鞭日,但忆疆场捷报频。东南此刻花似锦,堪慰英灵一片心。”在送撒骨灰途中,楚青饱含热泪写下了这首《遣怀》诗,以寄托和粟裕共同战斗、生活40多年的深情……
  久久伫立在粟裕将军照片前,我们心潮起伏,思绪万千。谢馆长郑重地许下愿心:“粟司令,请您保佑我们黄桥纪念馆越办越好,不辜负您和所有革命先辈的期望!”上完香,老人带我们坐下,她又问我们:“你们从哪里来的啊?”保姆告诉我们:“奶奶现在记性不好了,刚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忘了。”谢馆长动情地望着老人,凑近她的耳朵,说:“我们是从黄桥专门来看您的!”听到“黄桥”二字,老人的眼睛一亮,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好多:“黄桥啊,黄桥好啊,黄桥烧饼很好吃啊!”谢馆长说:“我们给您带了些黄桥烧饼,请您品尝。”老人笑呵呵地接过黄桥烧饼,自言自语地说:“粟司令可喜欢黄桥烧饼哟!”谢馆长问老人还记得《黄桥烧饼歌》吗?老人开心地笑了:“咋不记得呢?我会唱啊!”说着随口就哼了起来:“黄桥烧饼黄又黄唉,黄黄烧饼慰劳忙唉,烧饼好吃不好买唉……”我们也跟着一起哼唱起来。

  老人越唱越动情,悠扬的歌声,将老人带回了令人难忘的革命岁月,也将我们带到了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
  1940 年楚青随江南指挥部来到黄桥,当年9 月30 日,韩德勤部署三万兵力南下黄桥与新四军决战,陈毅、粟裕同志率领新四军五千将士与其展开殊死搏斗。粟裕同志亲临前线指挥战斗,陈毅则坐镇严徐庄指挥全局。那是一场关系新四军生死存亡的血战,在那兵力悬殊胜负未卜的紧急关头,楚青与罗伊一起,亲眼目睹了陈毅元帅做了最坏的打算,将珍贵的资料隐藏进民宅主家书柜的一幕。最后我军出奇制胜,以摧枯拉朽之势,歼灭顽军一万一千余人,完成了中共中央关于新四军东进抗日,建立华中抗日根据地的战略部署。黄桥是新四军的宝地,黄桥战役写下了中国革命史上以少胜多的辉煌篇章,成就了陈毅粟裕一代军事家的英名;黄桥也是粟裕楚青的福地,在这里,粟裕的军事才能让楚青深深地折服,黄桥战役的胜利成了楚青和粟裕爱情的催化剂……
  老人唱完歌,久久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她拉着我们的手,喃喃自语:“黄桥人民好啊,给我们送烧饼到前线,不是他们,我们不能打胜仗啊!”从保姆口中得知,近年来,老人的听力、记性越发的不好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能这么清楚地记得黄桥烧饼歌,可算是个奇迹,可见这首歌曾经多么深刻地留在了她的记忆里。
  坐了一会儿,老人突然站起来:“我带你们去看看我写的字,我每天都要写的。”我们跟随她来到书房,只见书桌上堆了厚厚一摞写好的大字。老人随手翻出一张,是写的毛主席的《七律·长征》。练习书法是老人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一个历经沧桑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依然有如此耐力每天练习三小时书法,老人又一次让我们感叹不已了。练完了书法,老人带我们走进她的卧室,里面摆放了许多照片,还有粟裕同志的文集。她拿起一张全家福,给我们介绍她的家人,当谈及她的小孙子时,老人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用扬州方言说道:“这个孩子皮呢!”接着又拿出一张和粟裕将军年轻时的合影给我们看,那时的楚青老人清秀、端庄,我们仿佛看到了她从扬州城,一路来到安徽云岭,执着要求参加新四军的倔强身影。当年的她是满怀着国仇家恨,要将毕生献给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她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十八岁参军,此后的一生都未背弃过自己的誓言。
  告别的时候到了,老人握着我们的手,不住地叮嘱:“要好好工作,好好工作啊!”谢馆长承诺:“您放心吧,我们一定努力,绝不辜负您的期望!”
  我们告别了楚青老人,发觉外面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雨水将空气涤荡得分外清新,我们的灵魂也仿佛经历了一场洗礼,面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的高尚人格,我们唯有将工作做好,守护好这来之不易的精神家园,方能告慰他们所有的牺牲和坚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