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春秋 浏览正文
杏坛奇才韩秋岩

文/ 黄克恭 林任申 何雨生

  韩秋岩(1899—2001)原名士元,字君恺,泰兴市黄桥镇人,著名机械工程学家、书画家、诗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五年,殁于2001 年,一生跨越三个世纪。韩秋岩是一位世纪老人,也是一位华夏奇人,他信奉科学,崇尚教育,早年远渡重洋,寻求报国真理,回国后历任中央大学、苏州工专、江南大学、河南大学教授;壮年西行,支援国家西北建设;晚年退而不休,创办诗社、写字作画,奔波一百余年,纵横三个世纪,诗、书、画、印,精湛斐然,耄耋之年仍坚持冬泳、长跑等体育锻炼,获“全国健康老人”称号。

慷慨捐资鼎力办学

  韩秋岩十一岁时父亲病逝,为养活他们姐弟四人,母亲日夜操劳,稍有积蓄后,便开店卖棉花,家境逐渐好转。韩秋岩生性要强,学业成绩除唱歌外,门门名列第一。母亲常教育他要好好读书,自力更生。由此他立志不依赖祖产,自我奋斗。
  韩秋岩在扬州、上海读完中学后,考取了国立北京工专机械科。他主张教育救国,对平民职业教育很是热心,大学毕业前就在北京创办了一个平民职业学校,提倡半工半读,使贫困的青少年能有求学的机会,后又继续扩办为平民工艺中学。毕业前,他根据办学的实践经验,写了一本平民教育的书出版了。1923 年毕业后,朋友罗汉邀他到海南嘉积一起办农工学校。
  母亲得知他远离家乡在海南教书谋生,便去信向他提出一个建议:把家产捐献出来在家乡创办平民职业学校,既能实现理想,又可报效国家。母亲找人写了两块校牌,一为平民女子职业师范,另一块为平民职业学校,与在北京办的校名相同,他同意了母亲的这一建议。
  一回到黄桥,韩秋岩邀来他的小学语文老师何卓甫和老教师严则绍、何寄生等人一起商量。大家一致认为创办平民女子师范或职业学校,理想是好的,但困难很多,很难实施;但办一所县中是可行的,因当时邻近四县只有一个县立初中(泰县时敏中学),黄桥居四县县城中心,若办一个初中,可招收到四县的学生。
  学校筹建时,韩秋岩先从家中拿了八百块大洋,在上海读大学的丁廷标、丁廷楣各助一百元,共凑足一千元作开办费,租用布业公所作校舍,取名私立黄桥初中。韩秋岩担任第一任校长,并兼任英语老师。招生时,报名果然踊跃,第一期招了五十名。
  黄桥中学创办伊始,共开设社会科(公民、历史、地理)、言文科(国语、外语)、算学科、自然科、艺术科(图画、手工、音乐)、体育科(体育、生理卫生)等,其中图画、手工、音乐、体育、生理卫生等相关课程可谓开风气之先。由何卓甫作词,何寄生作曲谱写了黄中校歌,“千年古镇,泱泱大风,吾校崛起兮,永丰之东……”其中校歌中写到的“智仁勇”作为黄桥中学校训伴随着学校已走过近90 年的历程,历代黄中人都遵循着“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的思想从教从学,并随着历史的发展赋予它新的内涵:“好学”即自主学习,终身学习;“力行”即实践能力,创新精神;“知耻”即内省自律,洁身自好,做到这些就能“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大,韩秋岩他们原先租用的布业公所不够用,于是又买了五亩地新建楼房,并请上海同济建筑公司的丁燮和(丁西林之弟)设计,预算需花二千元,结果花了八千多元。尽管为此他背了一身债,直至全国解放仍未还清,但韩秋岩无怨无悔,认为她是一个象征,一种信念。这座教学大楼,一直作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在黄桥决战期间,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驻地,陈毅、粟裕等曾在此办公,现已成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辗转多业恪尽职守

  韩秋岩创办黄桥中学期间,与泰兴县独立支部书记沈毅交往甚密,组织师生欢迎北伐军,1926 年直系军阀孙传芳军队反攻黄桥,他连夜逃到上海,后转赴南京,经何民魂介绍,他先后担任南京市政府秘书科长、财政局会计科科长。当时政局动荡不安,干了不到两年,他辞职离开了市政府,报名赴法国勤工俭学,从此开始了六年多艰辛而曲折的留学生涯。
  韩秋岩只身独闯巴黎,在巴黎航空工学院飞机系学习飞机动力、飞机结构。1935 年1 月,韩秋岩获工程师学位,前往意大利都灵裴特飞机发动机工厂实习。实习期间,他受中国航空委员会的邀请,参加了对意大利某工厂卖给中国的飞机发动机的检查验收。当他发现汽缸的质量有问题时,他不畏强暴,据理力争,对方理屈词穷。
  韩秋岩在中央大学任教,半年后即逢“七七事变”,他遂弃教从戎。此后,韩秋岩相继担任过装甲中校技正、杜聿明任师长的陆军机械化部队200 师修造厂上校设计股主任,不久升为总工程师、副厂长,后又调任机械学校战车机械研究班主任等。后经同学介绍,到胡厥文(新中国成立后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创办的湖南祁阳新民机械厂担任厂长,1944 年底去玉门油矿担任工程师。
  韩秋岩先生在苏州工专工作过较长时间,1947 年他在上海,原黄桥中学的毕业生丁启吉告诉他,苏州工专正物色一位机械系主任,陆军测量学校也要找机械教授,如愿意到苏州工作,他可介绍,韩秋岩立即答应了,事情接洽得很顺利,同时兼任两个学校课程,他的第二次教书生涯就此开始。
  1949 年4 月下旬,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无锡、苏州、上海相继解放。韩秋岩受上级委托,负责保护工专的校产和安定人心事宜。新中国成立后,为使工专迅速恢复和发展,地方政府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决定拨款装配机械实习厂。韩秋岩他们经领导批准按一座小型机器厂的规模到上海购置机器,共购进车床、钻床、铣床、刨床与马达等,自己动手,因陋就简地盖了厂房。此事在社会上反响很大,一向以历史文化名城著称的苏州,机械工业独付阙如,现在工专在韩秋岩的带领下建成了苏州唯一的机械厂,不能不说是个创举。
  1950 年,韩秋岩作为苏州市四代表之一赴北京出席了第一届中华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议。会议期间,他受到了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还聆听了周恩来总理长达二小时的讲话。周总理指出:科学应为人民服务,知识分子要把自己的特长贡献于党,贡献于国家。这些话给韩秋岩以巨大鼓舞,成为他工作的动力。
  解放后不到两年时间,正值国家开发大西北,韩秋岩遇见同在西北工作的施之铨,施之铨极力劝他去西安工作,韩秋岩于1952 年春到达西安。他这一走就是十三年,先是在西安农械厂工作了八年,任总工程师等职,后又转到陕西机械研究院,一直到1965 年退休。

染翰操觚涉水登山

  韩秋岩从教虽然只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但他始终把自己的教育思想贯穿于他漫长的一生中。工科出身的韩秋岩在创办黄桥中学的时候便开设了图画、体育等课程,他自己也身体力行,钟情于诗书画印,年逾九十仍泼墨丹青,挥笔不辍,自成一格。曾任苏州沧浪诗社社长国画院兼职画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石涛艺术学会顾问、终南印社顾问等职。
  韩秋岩从小酷爱图画,在南京市政府任秘书科长时,妻子朱冰清在中央大学美术系学习,师从吕凤子、徐悲鸿,他开始涉足中国画。到巴黎后,他经常去卢浮宫看名画,进航院一年后,每逢星期日必去参加艺术沙龙。回国后到祁阳新民机器厂工作,总经理胡厥文也是爱好文艺的,艺术上取得很大的发展。
  韩秋岩先后在北京、上海、西安、南京、乌鲁木齐、苏州等地举办个人诗书画印展,深得行家赞赏。国画大家傅抱石先生观看了韩秋岩画展后,盛赞不绝,并为之题词:“展览生意盎然,不独以笔墨胜也”。上海国画院院长程十发评论说:“韩秋岩先生晚年追求青藤、八大、昌硕,颇得其神髓。绘画,山水、花卉、翎毛皆其所精;书法,正草隶篆,无所不能;治印,古今朱白,随心所欲。作品豪迈放浪,雄浑苍劲。师法古人,求其神,不务其行。尤喜画巨幅。”
  除绘画外,韩秋岩还致力于诗词。韩秋岩1980 年创建沧浪诗社并任社长,编辑出版期刊《姑苏吟》、《沧浪诗词》和多种诗集;并与诗词书画界名人胡厥文、匡亚明、启功、钱昌照、钱太初、黄养辉、张辛稼等人常有笔墨诗词唱和。其个人出版的诗集有《韩秋岩题画诗四百首》、《韩秋岩青岛海泳苏州冬泳集》、《黄山攀登集》、《韩秋岩冬泳诗》等。
  韩秋岩先生的业余生活是文体两相宜。体育活动自1953 年学太极拳始,一直未间断,后来又坚持冬泳,他还喜欢慢步长跑和爬山,年过八旬,犹三上黄山、七登华山、入蜀攀峨眉山,六去青岛海泳。1979 年,81 岁高龄的韩老还参加了全国老年组长跑比赛。他的健康的体魄、充沛的精力令人感佩,因而获得了全国健康老人的光荣称号。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胡厥文先生盛赞他:“年逾八十,长跑三千六百米而不衰,游泳一千五百米而不竭,身不满五尺,而心雄万夫。”

树高千丈根系故土

  韩秋岩一生崇尚科教救国,其倡导创办的黄桥中学开创了泰兴中学教育的先河。黄桥中学先后通过国家级示范高中验收、被评为江苏省四星级高中,为祖国培养了大量杰出人才,他们中有中国原驻尼泊尔大使谢克西,原北京语言学院院长吕必松,击落U—2型敌机的全国战斗英雄王志礼,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陈永龙、京剧《智取威虎山》主笔章力挥,南师大原党委书记吕炳寿,国家邮电总局局长韩松林,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少将王义斌,文艺评论家黄毓璜、首批“长江学者”管欣、哈佛大学终身教授马骏,南师大教授丁涛、女作家黄蓓佳,剧作家刘鹏春等。在科技界、教育界的校友更是群星闪烁,耀眼无比。
  韩秋岩一直魂牵梦绕他亲手创办的学校,退休后多次返校题诗作画,与师生座谈交流,其中他跟第八任校长韩百城两人的“十同”(原为“九同”,最后同过百年寿乃后人所加)更是被传为一段佳话:同年生、同姓、同乡、居同巷(同居珠巷)、同学(少年时在黄桥崇实高小同学)、同志、同毕业(同为1916 级毕业)、同事(同任过黄桥中学校长)、同退休、同过百年寿。黄中六十校庆时,韩秋岩为此特赋诗一首:同学九同亦足奇,年逾七十古来稀,而今举国东风暖,不用辟寒辟暑犀。

  1990 年,韩秋岩先生在家庭住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祖孙三代六口只有60 多平方米),将黄桥的三间半私房及庭院捐献给家乡创办图书馆。他还在上海朵云轩举办个人诗书画印展,一幅《水墨葫芦》被一个美国友人花2000 美元买走,他将个人和友人书画作品数十件、图书5570 册,以及这次画展的个人所得都一起捐献给黄桥镇人民政府创办黄桥图书馆,而他的子女有的一直以沙发为床,一睡就是几十年。
  后来,韩秋岩先生生病住院,原江苏电视台台长丁群率《为共和国奠基的地方》摄制组伴同泰兴市委和黄桥中学的代表到苏州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大楼对韩老进行慰问和拍摄,泰兴市委领导挨近他的病榻说:“韩老,您是我们泰兴现代教育事业的创始人,我代表中共泰兴市委、市人民政府看望您老人家来了!”这充分表明了家乡人民对韩老的爱戴和高度赞誉。
  1991 年,93 岁的韩秋岩老人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说我一生历经了很多党派,现在看来还是共产党好。
  2001 年9 月20 日零时20 分韩秋岩先生在苏州大学第二医院谢世,享年103 岁。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于2001 年9 月24 日在苏州殡仪馆举行,遗像两侧的主挽联是:
  为科教兴国奔波一百多年劳苦功高
  凭书画余事纵横三个世纪无与伦比
  苏州市副市长石琪和苏州政协、九三学社、苏州工专校友会、沧浪诗社等有关部门代表及先生家属、亲友、学生前来为韩老送行。
  原苏州市政协主席谢孝思称颂他:“无颓唐之气,有赤子之心;为古今一奇才,华夏一人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