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春秋 浏览正文
耆宿名儒吴铁珊

文/ 吴曾荫

  解放初期的黄桥,每逢国庆节、劳动节等重大节日以及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等重大事件,地方政府都要在黄桥中学的操场上举行万民大会。在这样的大型群众集会上,每次都有一位个头不高,白须皓发的老人在主席台上就座并发言。这位老人声音宏亮,一字一顿、字字铿锵,独特的讲话风格给黄桥民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数十年之后的当今,不少上了年纪的黄桥人还能有清晰的回忆。这位老人便是清末秀才、一生以教书为业、解放后担任江苏省文史馆馆员、泰兴县人民政府委员、泰兴县政协委员的进步民主人士吴铁珊先生。
  铁珊公于清同治十三年(1875)岁次乙亥十月初四出生于黄桥,名肇东,字铁珊,别号惕三,以字行世。祖籍安徽寿县,祖父石君公于道光年间曾任泰兴县县丞,去任后做粮食生意发迹定居黄桥。铁珊公九岁丧母,十二岁亡父,自幼凄苦,遂寄居靖江舅父家中读书。数年后返乡,拜在黄桥举人李弼余门下攻读。弼余公爱其聪慧,怜其孤哀,对他悉心教导,处处另眼相待。光绪二十二年(1896),吴铁珊在恩师的亲自陪护下去南通应试而得中秀才。本当继续寒窗苦读以求更大功名,奈因年过弱冠,生计无着,只能在家设塾授业以谋生。自此时起,即开始了他近六十年的教书生涯。他曾在黄桥丽黄书院主事多年(丽黄书院系由泰兴知县杨激云于光绪十二年创办,院址在黄桥北街原弥陀庵)。民国十五年崇实小学与丽黄合并改名为黄桥小学后,铁珊公便将自设的塾馆定名为丽黄学塾。
  铁珊公治学严谨,非常敬业。他最后的一位学生传明法师(当时驻锡黄桥真武庙)在回忆老先生为他上课的情景时说:“老先生晚年时期为我一个人开课,讲课的声音和为几十个学生上课时一样宏亮,有声有色,有说有吟,一课讲完,早已满额流汗,至今想起来都万分感动。”在五年多的时间内,铁珊公为传明法师打下了深厚而坚实的国学基础。1953 年5 月,年青的传明法师辞别老师,作为侍者陪同一代高僧范成法师赴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在此期间,赵朴初发现传明格高品端学识不凡,大为惊赞,遂力举他进中国佛学院深造,专修法相唯识,研究生班毕业后在北京佛教协会任职,其著述甚丰,发表于海内外,在佛教界深具影响。数十年后的2010 年,他在《泰兴黄桥真武庙史话》一文中深情地回忆了与吴铁珊老先生的教学因缘:“真武庙祖师殿其左一间隔断为两间僧房,当年传明沙弥居其一,晚清秀才吴铁珊先生在此教授经典著作及鲁迅《故乡》、《社戏》等名篇数度春秋,解放伊始讲解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等著作又两年有余,学生传明终身受益,铭记不忘。”从这段忆述中,可知铁珊公所选教材,除了通常的四书五经、古文名作外,还选用了鲁迅的文章,解放后又增加了毛泽东的著作。不难看出,这样的教材选用,蕴藏了铁珊老人热爱共产党、热爱新中国、热爱毛主席、热爱新文化的一片丹心。
  当今世界闻名的一代高僧、原美国大觉寺住持、美国佛教会会长、新泽西州佛教道场同净兰若的创办人仁俊法师(2011 年圆寂,享寿93 岁),在少年、青年时代曾在吴铁珊先生门下习读近十年。孔勤先生在《仁俊法师行状》中简有叙述:“仁俊法师,俗姓刘,黄桥人,年七岁依镇北真武庙殿主兼大圣庙监院传道上人出家。稍长入丽黄学塾(晚清秀才吴铁珊先生私立),熟读四书五经、古典文学,为以后的作诗与写作,建立了扎实基础。……2002 年复任美国佛教会会长,一如既往尽心践行职责。2003年回国访问,会晤旧友新朋;探望泰兴黄桥出家小庙;巡礼福慧禅寺,应寺主仁进之请为僧众开示法要;与寓居无锡祥符寺的传明仁者通话告知此行并约定翌日于上海龙华寺相见;与吴铁珊老师之曾孙吴曾荫先生会见,回忆当年就读丽黄学塾的美好时光,用德风永志教泽宏敷这八个字表达了对已故老师怀念与感恩深情。并留下美国同净兰若地址及电话号码以方便日后联系,还盛情相邀去美国度假。”由此可见,仁俊上人对吴铁珊老先生的师恩是终身也不会相忘的。
  世界著名生化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德宝是铁珊公引以自豪最为得意的一位学生。王德宝少年时师从铁珊公习学国文六年,后就读于南通崇敬中学、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前身),1947 年赴美国留学,获博士学位。他从事核酸研究大有建树而闻名于世,1955 年历经艰辛,冲破重重阻碍,回归祖国投身社会主义建设。回国后他在家乡黄桥住了三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约同老家的兄弟德昌、德邻、德琮等(均是铁珊公的学生),登门拜望老师吴铁珊。这次师生会见的情景十分感人,当时老人已年逾八旬,严重耳背,王德宝凑近老人耳边高声向老师问候,老人十分开心,颇为感慨地说:“我这个老师,现今已是老朽了。当年只不过为你教了几年的之乎也者,你能成为世界闻名的科学大家,当是你自己勤奋努力的结果啊!”王德宝很谦恭地说:“没有当年你教我的之乎也者,我也讲不清现在的ABCD 啊!”老人闻听此言,一阵哈哈大笑,同时亦已老泪纵横。老人的欣喜和快慰尽在这流着眼泪的一笑之中,当时的在场者无不为之动容。分别时,师生握手相拥,更是说不完的嘱咐,道不尽的珍重。
  吴铁珊先生生于清同治末年,是一位成长在封建社会的塾师名儒。他亲身感受了晚清王朝的腐朽没落;庆幸过辛亥革命的改天换地;目睹了军阀混战的民不聊生;经历了日寇蹂躏的民族灾难;看透了蒋家政权的反动本质,丰富而复杂的人生阅历,使他认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国救民,才能担负起复兴中华的大任,他赞颂毛泽东是旷世伟才而万分崇仰。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他常有诗文刊载于《江海导报》,抨击国民党反动政府,歌颂共产党和毛主席。在抗战期间,他曾不顾生命危险,直接写信给伪十九师师长蔡鑫元,痛斥他充当汉奸、欺压百姓的罪恶行径,并规劝、敦促他“认祖脉,培善根,顺天应民,回头是岸。”此举得到了全县民众的由衷敬佩,同时也使共产党组织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0 年新四军东进黄桥北上抗日,部队开进黄桥时,吴铁珊先生曾作过一首在当时广为传吟的《迎军》诗:
  大军东进喜来黄,纪律严明斗志昂。
  解救人民离疾苦,驱逐敌寇保家邦。
  王师军威刀破竹,英雄志坚火炼钢。
  我今咏吟无他祝,多打胜仗多缴枪。


  铁珊公将此诗交付小儿子吴荣成带去了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得到了陈毅、栗裕的赞许(当时吴荣成任陈毅的机要秘书)。新四军战地服务团的一位名叫李恂的宣传干事还作了一首和诗:
  挥戈东进西来黄,系马池南藕轩旁。
  茅屋数椽三面月,余地半亩四时香。
  千竿绿竹迎风舞,一池红蕖抗日章。
  滔滔大江东流水,不及吴翁诗意长。

  这两首诗在黄桥一直被看作是体现军民鱼水情的赞歌而广为传诵。在1993 年成书的《黄桥镇教育志》上即有专文记载,在1996 年泰兴市政协委员会编辑出版的《江苏名镇黄桥》一书中也有专篇介绍。
  1945 年秋日寇投降,铁珊公闻得抗战胜利的喜讯,难抑兴奋激动之情,作诗四首投给《江海导报》:
  一声怒吼发上冲,百万健儿争反攻。
  八载腥膻须痛洗,城头旌旗映天红。
  三旬连克数名城,百姓提浆络绎迎。
  过去倒悬今解放,万家额首庆重生。
  枪林弹雨饱受创,斑斑血点浸衣裳。
  遥知民主功成日,第一光荣属武装。
  老人衰寿愧蹉跎,扶杖追随唱凯歌。
  寄语同志仍努力,军民同建新山河。


  这四首诗用白话文写成,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不须解释其义自明,充分表达了人民群众的共同心声。《江海导报》刊载后,铁珊公在地方上声望日隆。
  解放后,吴铁珊先生作为一名进步民主人士,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被选为泰兴县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同时,被任命为泰兴县人民政府委员(任命书由江苏省人民政府主席谭震林签署)、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1956 年2 月政协泰兴县委员会成立时他被选为特邀委员(全县特邀委员计三人,其他二位是李煦春、邵鸿声)。党和政府给予吴铁珊先生以新的政治生命,使他晚年的生命轨迹更加明亮。
  吴铁珊先生拥护共产党,热爱新社会,为跟上形势,他自费订阅了《新闻日报》、《大公报》,每天认真学习时政,关心天下大事,并坚持出席县政府的各种会议。他从报纸上看到了杨根思在朝鲜长津湖战役中英勇牺牲的消息后,心潮澎湃,激动万分,深为家乡出了这样的伟大英雄而自豪。同时,他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向县政府提出书面建议,要求将烈士的故乡命名为根思乡,并建一座烈士祠堂以永久纪念这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县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及时报呈上级,于1955 年经省政府批准,建造了“杨根思烈士纪念祠”,杨货郎店也更名为根思乡。
  吴铁珊先生八十二岁时又为我们留下了一首《感怀》诗:
  八二春秋自在身,依稀弱草栖微尘。
  欣逢盛世空前史,谁敢阴谋扭倒轮?
  久病感承诸友念,衰体转喜少年亲。
  觉悟提高多学习,改造争先莫让人。


  这首诗既表达了自己年老体衰的感慨,又抒发了身处盛世的欣慰,最可贵的是老人宣示了自己活到老学到老,以及自觉加强思想改造以求不断进步的决心。一位耄耋老人还能有如此高的思想境界,怎不令人感动,怎不令人对他更加敬重!
  1959 年4 月27 日,吴铁珊先生因消化系统衰竭,医治无效而超然遐举,享寿85 岁。铁珊公身后备极哀荣,泰兴县人民政府为他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孙佩藩县长亲自担任主任,《泰兴日报》发表了讣告。4 月30 日下午,县政府假座黄桥人民电影院隆重召开了有千余名干群参加的追悼大会,会场前面悬挂着县委、县政府的挽联:“哲人其萎吾党失同道;盛德至善民众不能忘”,对老先生作了极高的评价。孙县长亲致悼词,高度赞扬了老先生为民众为社会所作的贡献。自解放而至如今,六十多年之中,在逝世后能享受如此殊荣的,在全泰兴还不曾有第二位。
  吴铁珊老先生已逝世五十多年了,虽然他的生命痕迹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但历史不会湮没他。笔者作为他的曾孙,有责任为老人写下这篇纪念文字,一来寄托自己的亲情怀念,二来也是为了使后辈们能够世代不忘党和政府对先人的如山重恩,除此而外,焉有他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