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桥风情 浏览正文
明月清风话北街

文/ 丁正祺

  北街,形成于明,繁盛于清,是古镇黄桥的一条重要的商业街。它位于黄桥北首,南接布巷、北抵北关,东侧临河,自真武庙经永丰桥到直来桥口,长逾一里。北街的形成与发展,与其所处位置密不可分,从永丰桥向北,河宽水深,里下河地区至黄桥的粮船可停泊永丰桥口进行交易,故这段不到200 米的老街上,开设了28 家粮食行,人们又称这里叫“北行”。繁忙时,整条河中全是粮船,街上运粮车川流不息。这里的粮价,是镇内市价的晴雨表,镇内的粮行和相关的行业,每天早晨都要到这里来打听当日的粮价,以便统一价格,保证粮市稳定。
  直来桥南不远处有一条东西走向,不足60 米的巷弄,是清代的盐局所在地。门口的店面批零兼营,后面有盐库和盐兵的住所,人们叫此巷做“盐局巷”。虽经沧桑变化,这里早就无人卖盐,但此巷名仍留了下来。
  盐局巷南约50 米有条吕家巷,里面多为吕姓居住。西端朝南有家中央旅社,是座有18 间房的大院,备有厨房、浴室、厕所,卫生条件好、服务态度好,镇上店家的高级客商都住在这里。1940 年陈毅驻马黄桥,数次在此接待泰州李明扬派来的代表。东首临街也有好几爿吕姓开设的粮食行,如吕正记、吕静记、吕康记、吕麟记等。尹氏的永泰昌粮行即开在此巷头上。
  尹家巷头上的鑫茂盛油粮行,在“北行”中名气较大。三开间四进屋:第一进是店堂,南屋的墙垛上写有“鑫茂盛油粮行”六个黑漆大字的招牌。屋内是柜台、山架和银桌。柜台里端竖有一块大招牌,上书“鑫茂盛号”四个黑漆大字。北屋设有屯满米、麦、豆等小囤子,供日常零售之用。大门前有块大场,粮多时打的囤子像堡楼一样高耸着。河坡上有码头,上下船很方便。店主人韩雄山,是黄桥“丁王何韩”四大家族中的一族。他最初是向丁氏义庄租赁的两进屋开设鑫茂盛油粮行。由于升斗秤等计量器具准足,以诚信为本不弄手法,在来往顾客中声誉很好。家中不用雇工,都是家兵家将动手,成本不高,积累自然就多了。随着业务量增大,资金雄厚,从最初代客买卖拿佣金,发展到整船买进搞经销赚利润。他家先买下了后面尹家的两进屋,又从丁氏义庄买下租屋,这样就有了四进屋,这么多的房屋占了半条尹家巷,在北行中是少有的。以至人们后来忘掉了尹家巷,而称此巷叫鑫茂盛巷。现因市政建设需要,拓宽街道,尹家巷已不复存在。
  永丰桥边有座弥陀庵,建于何年?当初规模如何?供的什么佛?光绪《泰兴县志》语焉不详,只有“弥陀庵在黄桥镇北,庵后为野鹿庵址,僧建宗持守整洁,香火田413 亩”的记载。黄桥人还读偏为“韦陀庵”“梅头庵”。1903 年,丁子贯在纯阳宫创设的“崇实初等小学”搬到此庵,从此,弥陀庵就成了小学校,世纪老人韩士元、生命科学家王德宝、戏剧家章力挥都曾在此上过学。随着社会的发展,这里早已成了一座非常漂亮的现代化学校——黄桥小学了。
  黄桥小学的南邻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明清民居建筑群”。北单元是250 年前的丁氏宅院。南单元门楼和堂屋是明代建筑。门楼简洁大方,堂屋是琴线式大梁架在斗拱上,让我们见识到了400 年前的建筑风格。此屋中有一块匾,中间阳刻有“奉旨”两个楷书和“俊髦誉望”四个行书大字,边上漆皮脱落,隐约可辩“江南”、“赐进士出身”、“雍正十年”等字。据这家主人说,此屋原为蔡家所有,因无子嗣,后进卖与王家;前屋留给仆人王某。后面的王家陆续向西砌了六进屋,构成了八进屋在一条中轴线的格局,是苏中罕见的。此屋本在扩街被拆之列,林任申先生获悉此屋为明代建筑,力请唐勇兵书记保留,并邀泰州文保专家黄炳煜先生前来鉴定,专家确认是明代建筑,才得以保留下来。黄教授建议申报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唐常委交林任申先生主办其事,笔者参加了照片的剪贴和资料整理工作,翌年获批准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明建筑门楼前原有一进屋,现已拆除,系清代秀才吴玉珂的故居。吴善于为人调解纠纷,但他有个脾气,遇事要人请他吃桌酒席才行,而他又不肯直说,总是说:“先弄顿侑下子”。“侑”出自文言“以乐侑觞”,即边听音乐边喝酒。人们理解了“侑”就是吃,于是一则“吴玉珂——侑”的歇后语,在黄桥流传至今。
  吴家南邻是黄桥另一则歇后语“王小香——二码货”中王小香的宅院。王小香是生于清卒于民国的黄桥名人,家道富有,民国三年重建文明桥他捐大洋210 元,数目甚巨。他喜欢斗蟋蟀、斗黄雀;尤喜收藏古玩字画,且精于鉴赏。人送东西给他看,明明很好,他也想收买,但他总是不动声色摇摇头说“二码货”,为他压价收购留余地。他的本意是:二码货,不是一等品,但不是差的,差的你怎么买呢。他的这句口头禅被人作为货色不好而流传了下来。王家尚有三进屋存在,院中一棵百年腊梅枝繁叶茂,每年冬天花开满树,令人称奇。
  真武庙在王小香家南侧,三开间五进屋,现尚存三进。此庙建于何年,无资料可证,光绪《泰兴县志》有“真武庙在黄桥镇香火田48 亩”的记载。嘉庆八年,里人重修直来桥曾在庙中筹划,以后成了修桥的指挥部,完工后刻的碑也嵌在门堂内壁。2001年,何亚文找来一块据说是真武庙的石头,呈八面形,高43 厘米,两端有榫。我将它洗净拓片后发现其中四面全是人名,计有秦三十娘、丁十二娘、吕行简等共186 人;另四面上有“弟子吴建奉舍建幢砖取足”、“建幢石料咸通十一年十一月二日故记耳”、“院主僧思进”等字。我拿经幢石图片求证庙旁耆老,他们说此物确系大殿前物件,战争年代,与大殿同时毁于飞机轰炸。咸通是唐僖宗的年号,三十娘、十二娘是唐代女人的习惯称呼,或许真武庙就是唐僖宗时建造,或许庙宇兴建在前,咸通十一年造的经幢石。为何如此重要的实物证据,未能引起历代修志者的注意?可能因为镌有人名和年代的这一截是在下部,光绪年间修县志时访查者未曾俯身察看,或是字已漫漶不清,访查者无法确定,而没有注建造年代。当然,仅凭一块残石无法断定庙的建造年代,但从现存庙屋的梁架琴线扁作,柱下用木质础来看,却是明代风格,也许唐时殿宇毁塌,有明一代重修也未可知。建议有关部门详加研究,倘若能证实真武庙兴建于唐,加以修缮,恢复原貌,岂不是给黄桥旅游增加一个有份量的景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