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桥风情 浏览正文
浮光掠影孙家巷

文/ 陈庆生

  有人说小巷是黄桥的骨骼和血脉,小巷越久远、越斑驳,历史的沉淀就越深。对此,笔者深以为然。黄桥古巷中以姓氏冠名的不多,有孙家巷、罗家巷、王家巷等,地处东大街的孙家巷,就是历史积淀深厚的一条古巷。孙家巷南北走向,南至花园桥,北至双圈门,其长约百米,宽不过六尺,现在的汽车自然是通行不得,但是在其历史鼎盛时期却是功能齐全,巷内人物故事可圈可点。
  《县志》载:交通银行黄桥办事处于民国28年9月开设于黄桥孙家巷。
  《县志》载:1949 年前,黄桥孙家巷的赵义兴饭店是全市“规模较大”的饮服行业。
  孙家巷还有名中医冯培芝冯少芝父子开设的私人医院、全镇最大最好的胜利旅社、典当、邮局、搬运站、烧饼店、酱园店、理发店、百货店、杂货店等等。
  老巷值得回味,上世纪70 年代粟裕大将回到黄桥,主动提出要从孙家巷步行前往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旧址。走到“双圈门”,即罗家巷、孙家巷与东西大街(现东进路)的交汇口,粟总伫立街头,久久凝望着这片曾经为之浴血奋战过的光荣土地,心潮起伏,感慨万千。
  上了年岁的黄桥人熟悉的小镇人物“六点钟”就生活在孙家巷内。他叫陈忠广,每天晨起就登上南坝桥,六点钟准时吹响起床号。那嘹亮的号声,唤醒睡梦中的人们,开启了小镇的一天。日子久了,人们忘记了陈忠广,记住了“六点钟”,再后来,“六点钟”吹洋号——大家来(嗒嗒嘀),成了黄桥人经常挂在嘴边的歇后语。
  每天早晨,位于花园桥下的赵义兴饭店,准时响起了有节奏的刀板声。赵义兴的砧板是一截粗大的白果树段,砧板戳在地上,板面凹陷,厨师在上面切东西极需技巧。饭店最有名的菜是鸡浇、鱼浇和蟹黄包子。鸡浇一般选用2-3 斤的母鸡,如用雄鸡则需加干贝、淡菜同烧。鱼浇则必用花鱼方可。烹调后的鸡浇、鱼浇,既可单提,亦可混食,鱼嫩、鸡稣、味鲜、汤浓,令食客垂涎。蟹黄包子的魅力在蟹黄,蟹黄是核心,再与肉、禽、蔬等部分组配,正宗淮扬传统名点,一时食客如云。
  位于孙家巷北首的冯氏医院,虽然只有6 间房屋,但却是全科,平常什么病都可以治,冯少芝是古镇当时少有的西医,经验丰富,技术娴熟,颇受患者欢迎。毗邻冯氏医院的豫兴典当亦称南典,其业务在泰兴典当行内首屈一指,黄桥重建文明桥时,豫兴典当捐出了400 块大洋,这在当时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但是,由于一场历史误会,典当老板蒙受不白之冤,含恨而死。今人谈起,仍不免扼腕叹息。
  孙家巷虽小,却飞出了“百灵鸟”。1938 年9 月,著名的歌唱表演艺术家戴若云出生于孙家巷,受到父亲的音乐遗传基因影响,在东街小学读书期间,即表现出良好的音乐表演天赋,老师经常单独为她开“小灶”,传授简谱等乐理知识,有意识地对之进行声乐表演的艺术熏陶。1958 年,戴若云作为当地业余文艺骨干中的佼佼者,被黄桥文化馆推荐到宝应艺校学习,后来被拔尖选入扬州专区文工团,从此开始了专业艺术生涯。据不完全统计:戴若云参加主演的大型歌剧、话剧达3000 多场;参加各种歌舞民歌演出总量达4000 多场次,演出的足迹遍及祖国的大江南北。她那精湛的演艺、美妙的歌喉,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当地观众的追捧与赞扬,被誉为“扬州的郭兰英”。著名电影导演凌子风写信称赞她是个“有真本事的人”,郭兰英夸赞她“难得的金嗓子,演唱与自己难辩真假”,男高音歌唱家李光羲赞誉她的演唱是“百灵鸟的演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