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春秋 浏览正文
黄桥朱宝粹 重庆阿庆嫂

程越华

记者张少科打来电话,希望协助重庆86岁的老婆婆田华秀,寻找一个革命志士的后代。采访中,老婆婆提到一个伟大女性———朱宝粹。解放前,朱宝粹曾冒着生命危险,掩护被国民党特务追捕的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为被关押在重庆渣滓洞的革命志士送营养品和药品;安全转移革命志士的家属和孩子,被誉为重庆阿庆嫂。朱宝粹是革命老区泰兴市黄桥镇人。在家乡,朱宝粹的光辉事迹尚鲜为人知。

重庆市妇幼保健院《院志》这样介绍朱宝粹的生平简介: 江苏泰兴黄桥镇人,19039月出生,1931年考入上海东南医学院妇产科专业。毕业前,日军侵入上海,她即参与抗日战地救护工作。1934年从河南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先后在湖南长沙仁街医院、南京市立医院任医师。1937年南京沦陷,辗转来到重庆,并于1945年创办济民产科医院(重庆市妇幼保健院前身)。重庆解放后,朱宝粹先后担任西南卫生部妇幼卫生处处长,西南卫生部妇幼保健院院长,重庆市儿童保健所所长,中央卫生部妇幼司妇幼卫生科科长等职。据田华秀介绍,朱宝粹1937年秋天到重庆后,在朝天门一巷内(现重庆饭店旁)开诊所。田华秀之夫刘双全在诊所当工人,白天煮饭、挑水,晚上陪朱宝粹出诊。重庆市妇幼保健院《院志》记载:1945年,邓颖超指示,以进步团体妇女联谊会名义,由朱宝粹任组长,出面向社会广泛集资筹建重庆济民产科医院,八路军驻渝办事处曾以龚蜀伟的名义出资银圆20枚。医院由朱宝粹任院长,有妇产科医师2人,助产士8人,为贫苦妇女提供免费治疗,同时掩护中共地下工作者。该院位于今天的重庆中山医院旁,3层楼30张床位。 50多年前,朱宝粹在重庆济民产科医院任院长时,田华秀在医院当护工,丈夫刘双全在医院当水电工。

据田华秀回忆,朱宝粹是单身,医院里的一间屋子便是她的家。晚上,田华秀常看到三三两两的女同志进出其间。解放后,我才听朱宝粹说,那些人都是到她宿舍收听延安广播,为《挺进报》写稿的。也是在解放后,我才明白医院里那些躺在担架上进出的假产妇,其实是地下党。她们正被国民党追捕,跑来躲避。幸好,她们都安全脱险了。解放前,田华秀常看见自己的丈夫刘双全和炊事员在厨房炒面、煎牛油、烧牛肉,这些东西,医院的病人和医护人员都没有吃过。我很诧异,这些东西到底给谁吃?解放后才听刘双全说,是在朱宝粹的关照下,给关在渣滓洞的革命志士送去的。”1948年一天深夜,朱宝粹和一个叫廖先生的女子突然来到她家。田华秀的家在医院里,是一间窄窄的屋子。廖先生怀里抱着个熟睡的孩子。朱宝粹对田华秀的丈夫刘双全说:老刘,你赶快想法把廖先生送去朝天门。随后,朱宝粹又对田华秀说:这是廖先生的孩子,廖先生带着孩子路上不方便,先托付给你了。”“孩子一岁左右,惹人怜爱。当时很慌忙,没注意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问朱宝粹,廖先生是共产党吧?朱宝粹连忙捂住我的嘴,用严厉的眼光看着我:不许乱说!刘双全脱下长衫给廖先生穿上,找来一顶礼帽,让她女扮男装。刘双全扮成人力车夫,连夜把廖先生送走。到了朝天门,早有人在码头接应。看着廖先生上了船,我家老刘才放心地回来。后来听说廖先生到了四川大巴山革命根据地。当时,田华秀的长子刚一岁,和廖先生的孩子差不多大。田华秀把这孩子和自己的儿子睡在一张床上,关照丈夫,如果有特务来查,就说是双胞胎。
    第二天,在朱宝粹安排下,刘双全把廖先生的孩子送到重庆歌乐山一个孤儿院。那个孤儿院是地下党办的,专门收养革命志士的孩子。”50多年过去了,田华秀一直放心不下的,就是廖先生的孩子。这个娃娃此后杳无音讯,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到父母身边。”“如果他至今还没有找到亲人,真希望我的线索能对他寻找亲人有所帮助。”“真想见他一面。我家济民58岁了,这个娃娃也该这么大了。

田华秀印象最深的是1949年秋天,医院突然来了五六个人。朱宝粹立即叫护士给她们穿上产妇服,坐在院内巷道的椅子上。同时,朱宝粹还让人将巷道边的大门堵上。第二天,假产妇们都不见了。据田华秀夫妇回忆,有位叫李玉钿的女地下党被关在渣滓洞。朱宝粹多方筹资,并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以保外就医为名,在国民党大屠杀前,千方百计将李玉钿救了出来。后来,朱宝粹又筹到一笔费用,前往营救另一位叫胡启芬的革命志士。可惜晚了一步。 晚上,朱宝粹带着刘双全和另一个工人赶到渣滓洞。在惨绝人寰的屠杀现场,朱宝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打着手势叫刘双全他们悄悄将胡启芬的尸体找出来,埋葬在附近。如今,在重庆渣滓洞大门外立着胡启芬的墓碑。田华秀说,19491130重庆解放。之前几天,国民党特务四处疯狂抓人,朱宝粹也有危险。她躺上担架装成产妇,让我丈夫等人抬着她躲进防空洞,直到重庆解放。”“我丈夫把朱宝粹转移后,让我带着一岁多的长子躲到合川乡下。重庆解放了,我们才重新回到医院。”“济民产科医院明里是产科医院,暗里是从事革命活动和掩护地下党的一个秘密机关。朱宝粹是民主人士,有个哥哥是国民党军官。朱宝粹的社会关系很广,比如革命志士邓颖超、江姐,文学界郭沫若、茅盾等。可能是受到共产党人和知名进步人士的影响,她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和社会关系,左右逢源,暗中帮助共产党,好比《沙家浜》里的阿庆嫂

打开互联网,在书香门第网络图书馆网络上,记者找到了当代著名作家李西岳和苏学文合著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传》,书中《陈氏家族全传》里记载有关于朱宝粹与郭沫若的一段往事。19375月,国共双方在南京谈判。ZEL和蒋介石尚未到会前,会场因为特务的破坏,乱成一团:(准备走上主席台的)李公朴被特务扯着胡须围着会台转,头部被铁尺打伤,顿时血流如注。特务们一边打人一边乱吼乱叫。请勿打人!郭沫若挺身而出,护住李公朴,并大声喊道。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特务上来指着郭沫若的鼻子质问道:你是谁?”“我是郭沫若,你们为什么打人?郭沫若大声反问他。那特务伸出拳头对准郭沫若的眼镜狠狠地打了一拳:打的就是你郭沫若!郭沫若趔趄几下,差点跌倒,他在地上乱摸眼镜,幸由中国妇女联谊会负责人朱宝粹捡起,并把他搀扶到一边……同时,记者在互联网上搜索发现,《江姐(江竹筠)及彭咏梧烈士纪念馆文选》、《陈然纪念馆文选》、《刘国鋕纪念馆文选》,以及《重庆党史研究资料》(1985年第6期文选)等文献中,均有朱宝粹设法帮助和营救革命志士的细节描述。据重庆市妇幼保健院《院志》记载:重庆济民产科医院成立后,朱宝粹先后将被国民党特务追捕的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扮成产妇卧床加以掩护;为被关押在渣滓洞里的革命志士送营养品和药品;将医院作为中转站,安排医护人员安全转移革命志士的家属和孩子。同时,朱宝粹经常冒着生命危险组织地下党和进步人士,在其宿舍收听延安广播,为《挺进报》撰稿,定期学习《新华日报》。

重庆解放后,朱宝粹把济民产科医院全部设备、资金捐献给人民gov-ernm-ent,医院改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部妇幼保健院,朱宝粹仍任院长。 全国解放后,朱宝粹先后担任中央和地方卫生行政部门领导工作,在新中国的儿童保健事业上取得突出成绩。1964年,她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1979年,朱宝粹患脑血栓住院治疗,邓颖超及中央统战部曾派人慰问。 1985年4月13,朱宝粹因乳腺癌去世,结束了她传奇的一生。 记者通过田华秀等人,与朱宝粹的侄子朱在忠取得联系。朱在忠是朱宝粹弟弟的第3个儿子。朱宝粹终身未婚。 朱在忠说:姑姑的这些事,我都不知道。姑姑从没有在我们面前提及过。上个星期看到《重庆晚报》刊登的《重庆的阿庆嫂冒危险帮地下党逃过追捕》,才知道姑姑原来很了不起。只记得,她去世时参加追悼会的人很多。文革中晚期,朱宝粹曾受到冲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听父母说,姑姑被隔离审查了好几年。后来不了了之。当时我20多岁,下放在离家较远的农村。朱在忠说,解放前,他的父亲在上海教书,母亲是家庭妇女,全家生活在上海。1937年,南京沦陷,朱宝粹辗转到重庆。1946年,他们全家迁往重庆投靠朱宝粹。同年,爷爷奶奶也来到重庆生活。听他们说过,我们的老家在江苏泰兴黄桥,老家还有一个叔爷爷,但是从来没有来往过。如今,朱在忠也已是花甲老人,父母都已去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