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春秋 浏览正文
陈老总没有忘记我这个普通人啊

——陈毅和李善静

叶京良

在上海文史馆工作的民革成员、77岁的老画家李善静,特别喜爱画那令人垂涎的蟠桃。说起画桃,李老感慨地告诉我:“陈老总以及朱克清、芦芒等许多新四军的同志,都品尝过我种的桃子。画桃子,可以使我常常忆起在黄桥的那些有意义的日子,更是为了表示我对陈老总的深切怀念。”

1937年,李善静回到家乡黄桥,一面办铁工厂,一面经营果园。1940年,新四军司令部设在黄桥中学,就在李家花园的左侧。时值初夏,一天下午,陈毅和张茜出来散步,两人信步走进了李家花园。李善静见有人进了园子,连忙走过来打招呼。陈老总看到满园桃树都是硕果累累,便问李善静:“这是谁种的?”李善静答道:“这28亩地的桃树,都是我自己种的,没雇人。”陈老总听了,连连夸道:“好,自己动手种的桃,吃起来就更香了。”李善静高兴地说:“你们来到这里,一切都变了样,新四军好!愿将来新四军犹如这桃子结满天下。”陈老总听后爽朗地大笑起来,随后很坚定地说:“那是一定的,一定会结满天下的。”接着,陈老总又向李善静询问了一些情况,并问他毕业于什么学校。“我是新华艺专的首届生。”李善静一边说,一边心里琢磨:此人器宇轩昂,谈吐不凡,想必是新四军的“大官”,等到看了名片,才知道他就是新四军司令员陈毅。

陈老总参观桃园后,又到李善静的画室逗留了一会。李善静和陈老总初次见面,觉得谈话十分投机,心里想到什么就问什么。谈到时局问题时,陈老总走到窗前,手指南面季家市方向,长叹一声,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道:“敌寇近在咫尺,不打鬼子打自己,这个道理怎么讲得通!”字字千钧重,给李善静留下了极深的印象。陈老总告辞的时候,和蔼地叮嘱李善静常到司令部走走,并希望他多为抗日出力。以后,李善静又认识了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长朱克清、政宣员李恂等。

李善静和刚20出头的李恂,是新华艺专的校友,两人常在一起切磋画艺,成了好朋友。当时敌人对新四军封锁得很紧,李善静就利用自己在泰州的关系,为他们弄来油印机和不少宣传用品。1941年,李善静以新四军参政员的身份,在泰州将李明扬的秘书介绍给朱克清等同志,协助做了一些有益于抗日的工作。这一年桃子成熟时,李善静特地在园中开了一次蟠桃宴会,邀请陈老总及新四军的朋友们共享丰收的喜悦。次年,新四军向北撤退,李善静也离开了黄桥。

解放后,李善静曾多次托人打听过李恂的下落,但都没音讯。1978年,80高龄的书画家韩秋岩来沪拜访芦芒,并约画友李善静同去。谈话间,芦芒问韩老:“有位画家李善静,您是否认识?”韩老手指坐在一旁的李善静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喏,他就是。”这时,李善静立起问芦芒,“以前新四军中有个叫李恂的……”没等他说完,芦芒激动地站起来说道:“就是我呀!一别30多年,彼此都认不出了。”当晚,芦芒赶到李善静的家中,两人促膝叙谈直到深夜。李善静这才知道,新四军北撤以后,李恂就被调往《江淮日报》工作,从此改名为芦芒;更使他感触至深的是,芦芒告诉他说:“解放后,陈老总命我三下黄桥寻你。”“陈老总没有忘记我这个普通人啊!”说到这里,李善静深情地抚摸着屋中的一张方桌:“当年陈老总用过的这张桌子,随我从黄桥到镇江,以后又到上海。现在人去物留,陈老总逝世多年了,可是我永远忘不了他对我的关怀和帮助。”

(本文原载于《元帅交往实录系列》,安徽农学院教授李燮和与李游提供)

1 李善静(1907——2000),黄桥镇人,上海文史馆员,画家。

2 李恂,又名芦芒,著名诗人。

3 韩秋岩(1899——2001),黄桥镇人,高级工程师,画家,1979年被评为全国健康老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