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春秋 浏览正文
陈毅·章太炎·李善静

余布衣

上海文史馆馆员、画家李善静,年逾八十而不辍丹青。他常自嘲为“陶朱公卖庄 ”。原来早年他是位实业家,在江苏泰兴黄桥开过一家榨油坊,后来又开设过一家铁工厂。

他至今引以为荣的,有两件事。一是和陈毅——陈老总下过棋;二是承章太炎题赠过对联。

李善静故居

看过《东进序曲》和写“黄桥战役”的电影和话剧的,都能记得抗日时期,韩德勤的部队和泰州二李(戏中成为“江州二李”)的部队,在敌寇与新四军之间“火中取栗”的情景。也不会忘记陈老总和他的部下,利用统一战线取得地方爱国士绅支助的场面。

李善静在当时,实际上就是一个有爱国心的开明士绅。他在黄桥有一个几十亩地的桃园,花开时节,烂若云霞。当年陈老总常在园中小住,时时与李善静弈棋为乐。至于笑谈天下大势,对革命前景的乐观情绪,以及陈老总的音容笑貌,李善静至今还能描摹得如在眼前。

李善静当时曾以商人的身份为新四军购运过印刷机器,支持过当地的抗日宣传工作。也是此时此际,与新四军中的文化人芦芒结下了友谊。

上海解放以后,李善静与芦芒偶然相逢,回忆旧事,谈及陈老总在李家用过的东西。李说:“黄桥乡下,还有一张乌木桌子,是当年陈老总常用之物。下棋、吃饭、写东西、批公文都离不开它。”芦芒建议他从家乡运来,转送北京中央军事博物馆,李照做了。

李善静的画 竹子

当他千里迢迢,从黄桥老家的劫余之物中找来这张重几百斤的乌木桌子,又从口岸运到江阴,转道镇江,运抵上海的时候,芦芒却去世了。于是,这张乌木桌子至今放在李家上海的小房子里。主人也不知怎样才能让它送到最值得陈列的地方去。

“是不是请文史馆帮帮忙?或者新四军研究会,还有《大江南北》编辑部?”这个建议不知他还能不能去为之奔走?毕竟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许多事办起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除了陈老总在黄桥战役时期使用过的这张乌木桌以外,李善静还有一“宝”。就是“国学大师”、民主革命先行者章太炎先生手书的一副对联。

李善静的画 桃子

这副对联为章氏喜欢写的篆书,联语为:

角巾小垫能成俗,纨扇轻匙亦逼真。

至于联语的含意究竟是什么?出于什么典故?李善静请教过许多“饱学之士”,结果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到如今还是不得其解。写在这里,也许可以请教于通人大儒。

“这副对联是抗战前我在上海大夏大学附属女子师范任教时,请章太炎的女婿傅式说去求来的。当时傅在大夏大学任教,陪我去看章太炎先生,我送他一副山水画,他就写了这副对联给我。”李追忆往事,如是说。

李善静的画 桃子

“为什么当时不请教明白呢?”

“章太炎脾气很大,他女婿也不敢问,何况我们这些后生小子?”可见李善静青年时代的“为人之道”。于是,就留下了这样一副“天书”似的对联,让后人猜了。

(本文原载于199273《澳门日报》,李燮和、李游提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