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春秋 浏览正文
韩秋岩的水墨葫芦

张连莹

韩秋岩故居

199055南京《老年周报》发表的一篇题为《桑梓情》的文章,记叙着著名画家韩秋岩老人为家乡泰兴黄桥筹集建设图书馆资金,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义卖的事迹,方寸之间的报导,热情赞扬了韩老造福家乡人民、热爱文化事业的桑梓情。

韩秋岩的水墨葫芦

韩秋岩老人在国内艺苑界是很有名气的,他与我的义父朱伯奇先后留学法国,韩老得航空工程师学位,义父亦荣获巴黎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两位老人,学谊乡情,如水乳交融,时相唱和,彼此辉映。我亦爱丹青,故义父生前曾两次寄赠给我韩老的《韩秋岩画选》和《秋岩冬泳诗选行草》等册,使我潜移默化,深受教益。

 

 

韩秋岩的画

韩老不是专业画家,他的正式职业是机械工程师,但他自幼爱好金石书画,早年研习颜鲁公碑帖,对篆、隶、楷、行、草等书法无一不工,又在业余时间精研清代扬州八怪、石涛等人的作品,以造化为师,创造了尤具个性的雄浑恣意、淋漓豪放的风格。日本画家远藤光一先生,近年访问我国,看到韩老在上海举办的义卖画展十分欣赏,曾为画展题词云:“秋岩先生的艺术造诣是很深的,往往随意几笔,即成精品,令人神往,不忍释手。其特点是豪放不拘,气韵生动,与贵国明清大师青藤、黄慎、高其佩等风格类似,而有自己的风格,足见他对传统艺术是有基础的。”日本友人的这一高度评价,使韩老声誉鹊起,200多幅作品广受海内外人士的青睐。开展第一天,一副“水墨葫芦”就被一位美国的收藏家以二千美元的高价买走。

这里,要说一说有关这幅“水墨葫芦”的往事。1973年,韩老应外贸部门之约,画了一幅“水墨葫芦”,题诗云:“岁暮天寒万木谢,枯藤犹挂几葫芦”,并题记为:“十余年前,有此类作品经出版,颇受社会人士欢迎,要求仿作者甚多,或以其表现冬景尚浓也。”这幅画充分表现了国家虽面临经济困难,但人民对生活没有丧失信心,借枯藤葫芦,比喻自己的老而不衰、冷中有热的意趣。在1974年“批黑画”的恶浪中,这幅“水墨葫芦”被诬为“反动字画”,罪名是作者“据此含沙射影地攻击我们社会主义文艺革命万紫千红、百花盛开的大好春光”,“坚持资产阶级反动立场,顽固地为修正主义黑线翻案”!这场穷批恶斗,并没有毁坏韩老的心志。“四人帮”垮台后,1978年,韩老又重画“水墨葫芦”。这幅“水墨葫芦”,画的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并在题词中写出胸中块垒:“溯思万恶四人帮,我画葫芦几受殃,今日害虫将灭尽,千红万紫争放光。”韩老的铮铮铁骨,傲霜情操,诚使人肃然起敬。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