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研动态 浏览正文
挖掘历史文化资源,弘扬红色文化优势

——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会5.2座谈会纪要

何雨生记录整理

52,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会在丁文江先生纪念馆召开“发展小城市,打造副中心”献计献策座谈会,泰兴市建工局党委书记刘鹏旋、黄桥镇副镇长叶光宏等领导,以及研究会的部分同志出席了座谈会。

首先,叶光宏副镇长向大家介绍了黄桥近几年的旅游发展初步规划:立足黄桥实际,坚持将挖掘传统文化与弘扬先进文化相结合,地方特色和区域协调相结合,开发利用与生态保护相结合的原则,科学制定旅游业发展规划。黄桥旅游业的总体定位是以“文化休闲旅游、红色经典旅游”为主体,依托千年古镇的独特风貌和以“黄桥战役纪念馆”为代表的红色旅游景点,对现存的古巷道、古建筑、历史文化遗址、革命文化景点等进行包装、推介,大手笔、大动作开辟一条完整的旅游线路。2007年,请绍兴规划设计院编制了《黄桥镇古镇保护规划和旅游业发展规划》,今后将按照总体规划,分3-5年实施。

刘鹏旋书记总结了前一段时间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会的工作及今后如何准确定位的问题,他说在全省乃至于全国范围内,镇一级的历史文化研究会都很罕见,当初成立研究会的初衷就是为黄桥的建设作支撑,建言献策,宣传提升黄桥形象。研究会成立以来,大家做了大量认真而细致的工作,今后除了挖掘、整理、研究和弘扬黄桥历史文化外,还要积极呼应黄桥镇党委、政府的行动,我们老同志也要发挥自己的余热和特长,像当年黄桥战役一样,挨家挨户地帮党委、政府做群众工作,宣传党委、政府的方针政策,更好地为打造副中心,建设小城市服务。另外,刘书记提了一条建议,可将现在的“黄桥大剧院”改名为“西林大剧院”,并在剧院门前树立丁西林先生塑像,以更好地宣传和纪念这位伟大的喜剧大师。

余学斌主任向与会人员介绍了黄桥一些饶有趣味的民间传说,他的建议是连接米巷、珠巷的南北巷道如马巷在适当时机也要加以修缮,铺设地面,以免与主巷道落差太大;另外,在珠巷和罗家巷交界处有一条鲜为人知的小巷叫十八弯巷,短短的一条小巷竟有十八个拐弯,能不能在条件成熟时包装向外推出。

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著名诗人石启荣先生则从另外的视角谈了他的看法,他认为黄桥打造旅游新镇,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现有景点体量较小,过于琐碎,要想做大做强,还得进一步挖掘历史文化资源。

关于将要打造的景点,他认为,第一要抓住银杏路西延等路道建设的机会,恢复定慧寺。古人就有诗云:“黄桥唯二寺”,这二寺就是指的福慧寺和定慧寺,在定慧路上除了要预留定慧寺的地块,还要预留绿地面积,广植树木,让寺庙有深度,有广度,不能再出现像福慧寺那样“大佛临街坐”的现象。第二,按照副中心、小城市的定位,黄桥现有的公园格局太小,可考虑在未来西延的银杏路上打造以忠孝为特色的主题公园,作为黄桥乃至泰兴地区上过国史的第一人宋顾孝子和明代抗倭英雄王良,我们现在宣传的力度还没到位,王良祠原在西寺桥外,有28亩祭田,后毁于民末和“文革”期间,现在顾孝子祠尚存石牌坊和碑、亭,王顾二人一忠一孝,均有史料记载和实物存在,建园有依据有基础;将来园建成后,还可在忠孝园内筹建蜡像馆,演绎他们动人的故事。第三,银杏路西延时,在树种的选择上要贴题,多种点银杏树,不能一概而论都是香樟、大叶女贞之类的绿化树木。第四,东岳路上的东岳庙始建于宋咸平四年,即公元999年,距今正好1100年的历史,属于名副其实的千年古刹,也要预留地块,不能让开发商的建筑过度逼近,要为将来进一步扩大做准备。另外,像真武殿、北庵庙这些古寺庙都要保护好;东寺庙的地藏王殿已奠基数年,要迅速动工建造。佛教文化应该是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第五,加大黄桥历史名人的宣传力度,主要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办一个集文字、图片、实物为一体的黄桥名人馆展览,向大众开放传播;另外可以选择一条主街道做试点,将商业灯箱广告全部换成黄桥名人的图片和简介,耳濡目染,营造氛围,让黄桥人了解自己的历史,让外地人能感受到黄桥的悠久和厚重。

刘鹏旋书记插言道,譬如将来修建的市民休闲广场就可以将主题定位为文化广场,广场上的雕塑由黄桥名人塑像组成。

丁正祺发言说,古镇文化的精髓在于它集中了大量的古遗存,它们流传至今已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在如何使用和修复方面必须慎之又慎,不可草率:一要定位准确。珠巷、罗家巷是古商业街,而米巷、王家巷就是纯粹的居家住户,修复时要加以区别开来。二要保留原有的建筑风貌,屋脊、屋檐、门窗都要有地域特色,不能随心所欲,胡乱“借鉴”。像古风民居建筑维修后,檐头水已滴到街岩上去了,韩秋岩故居的屋脊风格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错误今后应该避免,能严谨时尽量要严谨,不要破坏“古”的特色。三是坚持“修旧如旧、修旧如故”的原则,不要单纯讲究好看,全部“革新”,不留一点旧的痕迹就成了一堆假古董,费工费时费钞票,吃力不讨好。

印春林老师给大家讲述了一个已经消失多年的风景,当年他家附近河心有一个小小的泥土墩子,叫转水墩,相传是米巷丁家的风水墩,上面有清道光年间民间话本《扒抢记》中记载的鸭儿湾十八个强盗坟,这儿也是六月廿三火禁菩萨生日,黄桥赛水龙的“主战场”,后来被毁,比较可惜。假如能够恢复,一来可以多一处景点,又能与水龙会和丁家连得上,也有一定的人文价值。

接下来,研究会副会长林任申先生在大家发言的基础上作了重点阐述,他说古镇文化主要分为红色文化和历史文化两个部分,其中历史文化又包含了古建筑文化、人文文化、民俗文化、民间文艺、饮食文化、佛教文化,以及古建筑的修复利用等等。

他特别提到黄桥过去共有28个圈门,现在当然不可能全部重建,但可以选择几处具有代表性的,如珠巷口的“镇海门”,南迎祥巷口的“太平门”,还有最具特色的“双圈门”等都可拟重建;另外像大香台、四牌坊、以及米巷头上敕建的表彰丁文江的高高祖丁乔年、丁引年二人的“乐善好施”牌坊都具有很大的修复价值。

像珠巷、罗家巷里原有很多特色商铺或行当,古街修复后可适当恢复一部分:如顺治三年创建的老太和药店,光绪初年创建的李步云笔铺,其他如典当、钱庄(丁西林之父开设)、银匠店、车匠店、嘭棉花店、笼匠店、水龙局(又名潜龙渊)等等,都有看头;还可以将一些手工艺品的制作如猫儿头鞋子、端午锦等一并纳入其中。

林任申先生还建议,在现有的已修复好的古建筑中,还要不断充实内容,重新布展,努力提高档次,像何氏宗祠内可以考虑搞一些祭祖的活动演示,古风民居举办传统文化讲习班等。

名人故居这一块,林先生说韩秋岩故居修复不久就可完工,故居内的实物布展,文字脚本的准备工作要与修复工作同步进行,不要总是等到完工才仓促上马,要留一点提前量。何御史府体量大,文化内涵丰富,有望申报省级文保单位,但工程量比较大,可分步实施,目下最要紧的是十八间楼的安全问题,要做好防火等安全工作,全部修复后可考虑增加进士跨马游街的场景。另外,像将军府、丁西林故居、王德宝院士故居及其他市级文保单位,不管现在修与不修,均须及早挂牌保护起来。另外,黄桥各个纪念馆动作都比较大,但美中不足的是,发现几处纪念馆内,都没有关于黄桥的书卖,如《黄桥老家》、《黄桥漫步》、《黄桥名人录》、《丁文江传》、<<黄桥战役史料>>等,除此之外,还可编图文互美的黄桥记忆或黄桥影像之类,黄桥烧饼也可出成专辑,同时制成光盘,扩大宣传黄桥。在现有条件下,<<黄桥历史文化研究>>出成彩版,多出专辑,将以上书籍放在各个展馆去卖(许多地方都这样做),我想还是有社会影响和经济效益的,前几日,我看到许多北京人在丁文江故居参观, 四下打量,却无一书, 非常遗憾。

在谈到民俗文化时,林先生特别向大家介绍了过去黄桥灯会中的“招财利市”灯和“秋千台阁”,这在别的地方还没见到,极具黄桥地域特色,像这类东西一是要想方设法展示出来,第二要趁现在还有老人能回忆得起来时赶紧抢救性保护,记录整理舞步形式、制作工艺;还有鼓儿书、牌儿经、花生号子、车水号子等,也要进行整理挖掘。黄桥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富有特点,传统菜肴如红烧蹄髈、鸡浇、鱼浇、春拌,小吃像皮卷、蒸饭、蜂糖糕、摘嫩,以及黄桥烧饼系列,这些食品将来可集中组织在某条巷子里,形成美食一条巷。

石启荣先生补充道,营造文化氛围最重要的是注意细节,像一些古街巷的入口处采用的地名牌坊这种做法就值得提倡,但也不必千篇一律,如“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称号某些地方就可改为“文江故里”等。另外,黄桥正在打造副中心,建设小城市,眼界要放宽,气魄要大,我们历史文化研究会也要与时俱进,今后的工作视野要投向原三里、横巷,甚至包括整个东半市,摸清历史文化家底,进行梳拢整理保护。

文研会员贾岳因故没有与会,他提交了一份书面建议,其中谈到小吃一条巷时,他提出可开辟专柜,经营最具特色的美食如黄桥肉松、猪耳朵膏等,工艺品如牛仔布娃娃、玩具提琴、银杏类的小玩具等。

最后,刘鹏旋书记总结发言说,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会要继续发扬过去一贯好的作风,争取做成几件大事,将建议做成准确细致的方案,提交党委、政府参考,在即将出版的第6期《黄桥历史文化研究》上考虑开设专栏,陆续将相对成熟的建议意见及时反应出来,大家齐心合力,围绕镇党委、政府“一年拉框架、二年见成效、三年大变样”的工作思路,共同将黄桥打造成一座“人文、生态、精致、宜居” 的苏中新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