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习俗 浏览正文
黄桥水龙会

陈庆生

民间流传俗语:“贼偷一半,火烧全完”,生动地反映了防火是关系到民生的大事。至今黄桥依然保留了火巷﹑火帝庙﹑水龙局巷(现电信支局西)等与火有关联的地名,可见黄桥人对火的敬畏。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熊熊烈焰吞噬了无数的生命财产。黄桥有名的福慧寺就曾多次遭遇火灾,屡毁屡建,见证了黄桥人与火灾奋斗的艰难历史。

水龙是旧时救火的有效工具,存放水龙的地方叫水龙局。所谓水龙局,不同于今天行政序列的“局”,没有级别,没有编制,更没有下拨经费。它是民间自发组织的救火机构,其救火设施一般存放于专门房屋或庙中,经费开支来自当地商号和开明人士的捐助,救火的人员也都是自愿参加不拿薪金补贴的店员、市民。黄桥最有名的水龙局有珠巷的潜龙渊,东大街以及王家巷的水龙局。水龙设在临近街道的镇中心地带,位置十分合理福慧寺大门东侧和马巷内还设有巨缸数只,常年贮水,叫“太平缸”,专供失火时取水用。万一发生火情,可以快速出击,取水方便,火势能够得到及时迅速的控制。这些都体现了老黄桥人自然朴素的消防观。

珠巷的水龙局取名“潜龙渊”,由“文华斋”石老板家主管,参加人员大多是浴室工人和铁匠。门口一副“门虽设而常关,事有备而无患”的对联十分引人注目。进门两三米处,一道常年关锁着的木栅栏将室内空间隔成两块。里间靠墙的砖台上供奉着一尊色彩斑驳已面貌不清的泥塑神像,据说是火神祝融。神像的脚下放着水龙,墙上挂着帆布水龙带、拎水用的笆斗、报警的破锣和扁担、挠钩等救火工具。潜龙渊的水龙是一条洋龙,所谓洋龙,只是区别与本龙的一个称谓,制造的原理及结构上没有没有多少差别,只不过洋龙更多地吸收了西洋近代制造技术和材料而已。水龙是当时救火的主要工具,它由一个高约2市尺的椭圆形大木桶、两个粗大的紫铜活塞缸以及与之紧密联接的一根又长又大的横木杆组成。使用时启动横木,两端一高一低带动活塞,水便随着压力从输水带中喷出。一有火警,报警者敲着铜锣或脸盆在大街上高呼“救火”,这时不管白天黑夜,无论穷人富人,都会加入到救火的行列中。

据一位老人介绍,他曾亲历过一次救火:时值隆冬,天旱风急。那天,街上突然响起了令人心惊的铜锣声。他连溜带跑赶到失火的南坝桥外,才知是磨房失火,只见现场嘈杂声一片。几台水龙已经架起来了,每台水龙由七八个粗壮汉子轮班压着横木,喷出的水柱浇落到烧红的瓦片上,发出“噼噼啪啪”的爆炸声。前来救火的群众挑水的挑水,用脸盆端水的端水,两个身高力大的汉子爬到房面,不顾已经穿出屋面的火苗,用挠钩扒塌屋顶,推倒一面土墙,很快阻隔住了火势的蔓延。大火扑灭了,救火的人淋淋漓漓,满脸灰土,去浴室洗个热水澡,然后带着各自的工具回家。黄桥镇自古有个规矩,就是“走水”这天无论多晚,浴室都不可以放汤,要等救火英雄回来把身子洗干净回家。

为了更好地发挥水龙灭火的威力,做到常备不懈,每年农历六月廿三,也是传说中的火神祝融生日这一天,黄桥都要举办水龙比赛,多组人马、各执一龙,看谁安装快、出水快、射程远、人员协调好。“水龙会”实际上是古代民间自发组织的“消防大比武”,由一些地方有识之士和乡绅出资举办,通过实战演练,旨在提高民间消防能力。 届时,凡有水龙的巷道,必定前来参加比赛。比赛地点设在关帝庙场上,即现成教中心西侧。比赛的场地不仅要开阔宽旷,而且要靠近河道,便于取水和容纳前来观赏的群众。赛前,各家都要精心检修试验,以防临场出现故障。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们把水龙抬到或推到比赛场地,并按照口令做好各种准备。主持人一声令下,数十条水龙立即水柱冲天,揿压杠杆的青年个个奋力拼搏,掌握喷嘴的更是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懈怠。水龙比赛往往先比射高,再比射远,继而互相之间展开对射。围观的群众则自动组织起啦啦队,或呐喊助阵,或敲锣助威,场面十分壮观热闹。很快,比赛进入实战阶段,为首的人叫“督龙”,是整个救火战斗的指挥员。只见“督龙”令旗一挥,率先开路,其他的人抬着水龙等各种救火器具紧随其后,一路上浩浩荡荡,直奔预设的假想火场。大队人马所过之处,沿途的群众纷纷跑出家门争睹水龙的风采,并自发辟出“专用道路”让水龙大军前进。

到达现场后,各条水龙立即有条不紊地投入灭火战斗。由于操作时要求有一定的力度和速度,因此,操作水龙者不仅要年轻力壮的,还常常要备有一、二、三个梯队轮流上阵,他们被称为揿龙和摇龙。灭火时,若水源距火场较远的,还要有二三十人的挑水手,不停地将一担担水倒入储水桶中,以供水龙吸水时有足够的水。整个救火过程是分工明确,忙而不乱。当年的表演几乎就是男人们的世界,年纪稍大一点的抚须闲聊,回忆自己当年之勇;而小伙子们则趁机展示自己阳刚之气,能引来不少姑娘倾慕呢。

比赛结束后,主办方宣布获奖名次,优胜者打着锦旗凯旋而归。不过这面记载着光荣与辉煌的锦旗只能保管一年,第二年还得把锦旗带来,重新比赛决定归属,循环使用。每年赛事结束,水龙局的董事照例要备酒席宴请各方人员,让这些平时散居在镇上各行各业的人一起聚一聚,勉励他们为地方的公益事业多尽自己的一份力。

地方上一旦发生火灾,附近居民立即鸣锣报警。锣声就是命令,操纵水龙的人(也就相当于义务消防队员)闻得讯息,会以最快的动作,抬起水龙前往出事地点。救火人员能够人人奋勇,在救火场所不计个人恩怨,一心灭火。如在夜间,通往失火的沿途街巷,家家户户,用不着动员,都按照习惯,挂起灯笼或者点起灯盏,照明道路,使水龙或其他救火的人流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出事地点。灾情平息后,主家常会备些酒菜款待,但水龙局的人不忍人家遭灾后再破费,所以从不赴宴,主家过意不去,就用红纸写一张感谢信,上写“本宅自不小心,遭遇回禄之灾,承蒙众多乡邻相助,谨此叩谢”等语,张贴于闹市或水龙局门口、街头巷口。

    时光流逝,岁月匆匆,如今设备精良的消防队早就承担起全镇的消防任务,小镇上那座古老的火神庙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河道改造时拆除了,当年在救火中立过显赫战功的水龙也在完成历史使命后不知所终,所幸潜龙渊旧址还在,据说有关方面正计划加以修缮,让这一页物化的历史再现昔日的风采。

------分隔线----------------------------